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剪燭西窗 >> 短篇 >> 微型小說 >> 【西窗】扶蘇——世人不識我,一腔遺恨無處訴

精品 【西窗】扶蘇——世人不識我,一腔遺恨無處訴


作者:問君幾多愁 白丁,8.0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466發表時間:2019-10-10 16:09:54
摘要:胸前的玉墜滾燙,他記得那是父皇贈予自己的。

【西窗】扶蘇——世人不識我,一腔遺恨無處訴
   山有扶蘇
   自扶蘇有記憶以來,他始終覺得父王是一個莊嚴的存在,宛若一座不可侵犯的神祇。父王每每見他,說得最多的無非是問自己?學業如何,夫子的課還聽得懂否,神情嚴肅的不真實。
   扶蘇想,這大概就是一個千古一帝的氣魄了。
   好像唯一能與父皇談得來,只有趙高了。
   扶蘇的目光投向了不遠處的趙高。聽宮里的老人說,趙大人是和父皇一起長大的。
   難怪呢。
   扶蘇念了一會兒帝經,忽而感到有些孤單,他一出生便被父皇給予厚望,從小就只能讀書沒有半個朋友。他是溫和的性子,卻因為如此萬分渴望有個朋友。圣人說得好:一個知己也難求。
   山有扶蘇,隰有荷華。
   他的“荷華”?在何方?
  
   隰有荷華
   山上長滿了許多叫做扶蘇的植物,水中開了茂盛的荷花,見不到風流倜儻的美男子啊,偏偏遇見了你這個小狂徒。
   扶蘇難得出宮微服私訪,秦淮河畔是燈火闌珊。
   扶蘇感到有些乏累,眺望遠方,恰恰與不遠處的男孩四目相對,驀然怔神。彼時扶蘇并不知曉,那個男孩就是少年上卿。
   年輕的上卿大人僅著粗布麻衣,烏黑的頭發懶懶披在肩上,膚色白皙,襯著一雙靈動的眼,說不出的討喜。
   扶蘇忍不住打了個招呼:“你好嗎?”?
   男孩朝他走來,毫無防備之意:“公子。”?
   扶蘇傻眼了,瞅瞅身上的衣服,沒有不對呀。他問:“你怎么能喊我公子呢?這是皇帝的兒子的稱謂啊。”?
   “我認識你,我是甘羅。”?
   上卿甘羅。
   扶蘇明了。
  
   不見子都
   上卿大人今年未滿十二歲,已是戰功累累,卻是個頑皮的孩子,每每見到扶蘇便忍不住吟:山有扶蘇,隰有荷華,不見子都,乃見狂且……
   扶蘇饒是再好的性子也想把甘羅摁在墻上打一頓。
   上卿大人臉色一沉:公子不得無禮。
   說不出的老成。
   后來有一天,上卿大人說想辭職了,秦皇答應了,讓上卿大人去做扶蘇的伴讀。上卿大人為了大公子宮里的好吃的答應了。
   上卿大人來做伴讀的那一天,扶蘇正趁四下無人逗烏龜玩。上卿大人玩心一起,悄悄走到扶蘇身后:“嘿!”扶蘇驚的從池子里站起來,水花四濺,扶蘇手上仍拿著烏龜,愣愣爬上來:“你怎么來了?”
   上卿大人故作老成道:“臣奉王命,做公子的伴讀。”
   “真好。”扶蘇笑了。他的荷華來了。
   知己,這個物種,一旦認定,一輩子都改不了了。
  
   乃見狂且
   扶蘇夜夜挑燈讀書,上卿大人伴到半夜哈欠連天。
   “我說,公子不若白天讀?”上卿大人建議。
   “白天我要微服私訪體察民情。”扶蘇道。
   上卿大人覺得挺有道理,就不提了。
   后來上卿大人又不想做伴讀了,這個職業忒沒前途了。扶蘇翻了個白眼,“那是你傻唄。”
   “公子書可會背了?”甘羅問。
   扶蘇不吭聲了。
  
   山有橋松
   始皇帝越來越殘暴了,先是焚書坑儒,后又是修阿房宮,濫用民力,不曾憐惜。
   身為大公子的扶蘇很著急,多次勸誡父皇,父皇置之不理。最后扶蘇寫了本折子交了上去。始皇帝忍無可忍,將扶蘇貶去了長城邊上戍守邊疆。上卿大人默默幫扶蘇收拾行李,似乎并無挽留之意。
   扶蘇故作樂觀:“此去又是一番新天地。”
   “別瞎扯了,邊疆環境惡劣,你還笑得出來。”甘羅冷冷道。
   扶蘇道:“上卿,父皇是怎么了?”
   “任何一個坐擁天下的君主都有昏庸的時候,你不必放在心上。”甘羅安慰道。
   扶蘇強顏歡笑。是嗎?為何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上卿大人輕聲道:“此去千萬小心。”
   “好。”
  
   隰有游龍
   公元前210年,始皇帝駕崩,立帝胡亥。
   扶蘇在軍帳中問將軍蒙恬:“父皇早就不信我了吧?”語氣充滿絕望。
   他撩開軍帳,獨自登上了露臺,望著夜空中清寒的月,心中波瀾起伏。
   他自幼得父皇器重,飽讀詩書,體會民間疾苦,年少就抱有夢想,他日一定要做一代明君,不求萬人膜拜,但愿天下太平。他的愿望與抱負注定要深埋于歷史的長河了。
   胸前的玉墜滾燙,他記得那是父皇贈予自己的……
   他此時別無他求,惟愿胡亥能坐穩江山,天下風調雨順。足矣。
  
   不見子充
   甘羅還好嗎?胡亥開心嗎?父皇亡靈可按?
   在無數個晝夜里,扶蘇的內心充滿擔憂,他太清楚朝政之下人命如草芥,卻仍奢望著咸陽不會刮起腥風血雨。
   奢望注定成空
   彼時咸陽城內是沖天血陣。胡亥聽信趙高讒言,疑心諸王兄王姐,先后處死二十余人,扶蘇更是胡亥的眼中釘,肉中刺。
   趙高等人前往邊疆秘密處死大公子扶蘇。
   那位溫潤如玉的公子被一劍穿心,宛如一片羽毛靜靜飄落,面容不見絲毫怒意和不甘,只有微微的遺憾。那是一幅凄艷的畫。
   不知那位公子死前是否遺憾,再也見不到他的“荷華”?是否在嘆息,昔日天真爛漫的胡亥竟成了如今的模樣?
  
   乃見狡童
   亡秦者胡。
   甘羅心知肚明。他在想:扶蘇應該也看出來了吧?為何不帶兵反抗呢?論規矩,理應是扶蘇做皇帝。
   他始終不愿相信,扶蘇死了。明明沒有任何消息。
   明月清暉,起凄涼的氛圍。
   甘泉宮中,趙高笑著向他走來,語氣頗有些遺憾:“可惜了,甘上卿這樣的人才,留不得。”
   甘羅面色平靜,捏著鴆酒的手不見絲毫顫抖,飲盡杯中酒的前一刻,他只說了一句話:“千秋大業無非夢一場。”然后緩緩合上了雙眼……
   一代天才就此湮滅……
   公元前206年,秦滅。大漢建立,做了僅僅四十六天皇帝的子嬰被流放。千秋霸業,毀于胡亥。
   世人不識我,一腔遺恨無處訴。

共 1989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據《史記》記載,秦始皇嬴政在第五次東巡的路上死在了沙丘宮中,臨死之前的幾天秦始皇曾下傳位詔書是給扶蘇的,但是卻被趙高和李斯扣下,后來兩人還假詔賜死了扶蘇。歷史就像一個抹著彩妝的小姑娘,作者所做的只不過是盡量抹開她的濃妝。歷史上曾經叱咤風云的英雄傳奇,在史書上不過寥寥幾筆;那些曾風靡一時傳奇故事也會在世代相傳中添加了一些憑空虛構成分。作者巧妙借用《詩經·鄭風·山有扶蘇》篇,將歷史故事娓娓道出,既依原型,又翻出新意,頗有創新精神和想象力。筆法老道,內涵不俗。寥寥數筆,便將歷史的血雨腥風、人事的滄桑變化、理想與現實的巨大反差展現出來,有一定的警示和借鑒作用。感謝賜稿,推薦賞閱!【編輯:清茶醉人】【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10120005】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清茶醉人        2019-10-10 16:16:25
  人們常愛說“舊瓶”裝“新酒”,瓶因古舊而具獨魅力,酒因新釀而特別醇濃,兩者的優點相得益彰,別有一番風味兒。
2 樓        文友:清茶醉人        2019-10-10 16:16:55
  編輯得晚了,諸多瑣事,還請見諒!
3 樓        文友:清茶醉人        2019-10-10 16:19:58
  上面錯了個字,獨具魅力。抱歉!
4 樓        文友:東只艮        2019-10-10 16:58:29
  歡迎來西窗
個人微信號:L6137611 ;個人公眾號:詩短裙
5 樓        文友:溫柔小嫻        2019-10-10 22:03:12
  看了半天,是新朋友。
   西窗歡迎你。歡迎你來西窗。
   秋安。
  
   好作品,大氣。欣賞。
一個熱愛文字而不靠文字過活又不甘平凡的偽小資,一個不斷在文字中尋找自我完善自我的80后母親。喜清寧,崇尚簡單。
6 樓        文友:美是一次邂逅        2019-10-11 06:05:07
  一江春水流
人走,茶亦涼,有明月,照背影涉水而過。
共 6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河南快三走势图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