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剪燭西窗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西窗】故鄉的夜(散文)

精品 【西窗】故鄉的夜(散文)


作者:李錦恒 榜眼,25921.1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4951發表時間:2019-07-16 19:30:25


   這是我回到中原故鄉的第三天。臘月最后一天。大年夜正在來臨。
   傍晚六點多鐘的時候,天色剛剛擦黑,一抹斜陽還掛在西方。淡淡的霧靄和裊裊的炊煙,懸在屋頂,如籠了一層輕紗。數只調皮的麻雀,撲棱棱從樹上飛下,支棱著腦袋東張西望,與母雞一起搶食撒落地上的玉米粒,吃上幾口又撲棱棱地飛走了。風已經變得輕輕的柔柔的,吹到臉上手上不再是刺骨的冰冷。院墻邊上的那片竹林,高高的竄出了墻頭,嘩啦啦的唱著季節的情歌。這是冬季院子里唯一的綠色,和那些落了葉子的梨樹桃樹柿樹石榴樹,一起默默生長,各自奉獻,守護我的父母,日日夜夜搖曳著我的千里思念。
   父親母親在廚房張羅著飯菜,魚呀肉的,時鮮蔬菜等,擺滿了一大桌子,這也是近年來父母特意準備最多的年夜飯。開席了,兒子專挑自己喜歡吃的醬牛肉。母親明白了自己孫子的喜好,特意拿別的菜調換了位置。看得出來,父母很是開心,喜慶掛在臉上,這一年就這一次團圓,甚為難得。
   飯至中途,村里村外的鞭炮聲,已是此起彼伏。兒子草草吃了幾口,著急忙慌地拉著奶奶出門,看他在院子里燃放煙花。院子的上空,盛開了五顏六色的花朵。雖然轉瞬即逝,短暫的璀璨引得兒子尖叫連連,母親連說“好看”,“這個好看”,“這個也好看”。年輕時的母親很少見過這種陣仗,眼見升入云霄的煙花在空中爆裂成紅紅綠綠的閃光,真是大開了眼界。
   故鄉逢年過節有燃放煙花爆竹的風俗,家家戶戶像競賽似的,前邊鄰居放了幾個沖天炮,后邊鄰居點了一掛長鞭,左邊鄰居接著放起煙火,右邊鄰居不甘落后鞭呀炮呀全湊齊了熱鬧來。頃刻間,半空中火光一閃,“咚……啪……”“轟……隆……”“嘣……嘣……””噼噼啪啪……”“嘎……”,硝煙彌漫開來,空氣里散發著火藥的香味,震天動地的鞭炮聲正式宣告大年夜拉開了帷幕。遠遠近近大大小小的村莊沸騰了。
   一陣密集的鞭炮聲過去,時鐘滴滴答答就到了晚上八點。夜色漸重,村子里悄然靜下來,稀稀落落的鞭炮聲,遠遠近近的狗吠聲,透著村莊的無比安詳。隨著春節晚會開幕式的音樂響起,整個村莊安靜下來。電視,徹底融入了故鄉人的精神消費項目中來,也是了解外界信息的重要渠道和窗口。而春晚帶給村人的興致,就是又能看到好多明星,盡管不是面對面,但這種近距離觀看節目也是愉悅之至,就如同來到了村里,甚至來到了屋里,在為他們演出一樣,準確地說,村人們仿佛穿越了時空,身臨其境。我的父母亦如此,他們在觀賞節目之余,還時不時地評頭論足一番,穿的衣服顏色深了淺了好看不好看等等,一個話題就像針線筐里的線團一樣沒有頭緒。
   我陪著父母看到九點半鐘,實在是撐不住了,上眼皮和下眼皮打起來了。電視里的節目對我來說,再精彩也變成了一種折磨。想想在城里,每日里熬到深更半夜,白天尚不覺得難捱,精神倒也抖擻,生龍活虎一般。一旦回了故鄉,整個身心放松下來,除了吃喝就是睡覺,再也不愿想半分多余的事情。所以,故鄉給予我的慰藉,給予我的安心,給予我的舒暢,這時刻是真真實實地體會到了。
   我站起身來,走入院中的廊檐下,舒展了一下腰身。夜色更重了,滿天的星辰好似掛在院子外邊那些高高大大的樹梢之巔,熠熠生輝。好奇心促使我讓看一看村外夜景。我家在村東頭,往村里望去,一片燈火輝煌,節日的氣氛頗為濃郁。幾年前修建的的路燈一直亮著,照著村莊的大街小巷。一條穿過村子中央自西向東的水泥路,到我家門口戛然而止。再往東,一條蜿蜒的土道,從村口出來一直通向田野深處或別的村莊。門前這條路,承載了我的很多記憶。從童年跌跌撞撞的走路開始,再到少年時的懵懂與輕狂,直到外地求學后的離別,走過的每一步都是那么難忘。現在所居住的院子,是以前的菜園子,開著三月的桃花,長著五月的青杏,還有青翠的黃瓜和羞紅臉龐的西紅柿,還有藏于青藤下的西瓜,還有挺拔的甘蔗林……恍然如夢,多少個春秋已成往事。
   有風吹來,一股涼意浸入心頭。我轉開身邁開步子,想看看星空下的田野。走了寥寥數百步,停下。路北是一片廢棄的打麥場,路南是麥田。兒時的打麥場浮現在眼前,麥子、麥秸垛、石磙、黃牛、拖拉機……,這些固有的名詞一股腦地在我面前復活了。所謂的打麥場,按照家里人口數,每家分得幾分地,窄窄的長方形地塊,使用時就沒了邊際,反正大家都是商量著來,一個石磙輪換著用。打麥場上很是熱鬧,從早到晚,孩童的呼喚聲,大人吆喝著黃牛,樹林里的蟬鳴,喧鬧過后便是夜間的寂靜。傍晚的涼風,降低了暑熱,一群群孩子就地睡在打麥場上。那時有麥忙假,可以不去上學。白天幫家長收麥,晚上就在打麥場上度過。那真是一年里一段幸福的時光,無憂無慮地打發著時日。后來,收割機取代了鐮刀,拖拉機、打麥機出現在打麥場上,效率高了,以往一個收麥季,從收到種拖拖拉拉能有半月之久,搞不好就錯過最佳種植期,很是影響秋天的收成。說白了,就是靠天吃飯。再后來,聯合收割機出現了,直接從田間地頭到家里的糧囤,效率更高了,一天的功夫就能收完幾塊田,順便還能讓播種機種植上玉米大豆。以前講究家大人多力量大,現在用不上了,機械所帶來的的現代化便利,點點滴滴影響著村莊,改變著人們的觀念。打麥場沒用用了。而石磙,真的是疲憊不堪,傷痕累累,安靜地臥于某個角落,聽著風伴著雨,又在某一天突然消失,也是無人關注,仿佛一切從未開始從未經歷過。
   如今的打麥場,絲毫看不出當初的模樣。十多年前我離家時,打麥場上種滿了楊樹,成材出售之后人們猶覺價格低廉,不約而同又改種回莊稼。冬天無非是麥子、大蒜、油菜等,夏天埋上花生紅薯芝麻等,只要不荒廢有點收成就行。父母在打麥場上種植了一些油菜,夏天熟了榨油吃。夜光下的油菜,看得不算真切,下邊的葉片枯黃,上面的呈現暗綠色,或是在冬季,生長得極為緩慢。和麥子一樣,等待春天到來后返青拔節。麥子有一柞多高了,冬季里下了幾場雪,看著比往年的成色好上許多,根扎的也結實,麥子分蘗挺好。不出意外,今年定是一個豐收景象。有些野草,也探出了小腦袋。薺菜,也都長出了雛形。看來,故鄉的春天不遠了!
   此刻的村莊,還是有些零星的炮聲,相對還是安靜多了。夜色更為濃郁,硝煙下的村莊更是蒙上了一層薄霧,村莊就在薄霧和燈光的中閃現。我往回走,不到一百米的距離,走了好幾分鐘。近年來,我喜歡這樣在田間漫步,試圖喚醒沉睡的某些時光,讓我近鄉情怯的內心少一些焦灼,能更好地端詳故鄉的一草一木,借以銘記不同時段的村莊。無論是從村莊望著田野,還是從田野看向村莊,油然而生一種親切感,并未因我多年的遠走而造成過隔閡和距離。村莊生育了我,田野滋養了我,都如同母親,無論早年間在異國他鄉的街頭,還是近些年在高樓大廈林立的都市,我內心最深的惦念還是村莊,還是這一片蓬勃生機的土地。是我漂泊路上的歸途,是我不敢忘懷的心之源頭,是人生根植所在,是爹娘遙望遠方盼兒歸的落腳點,融于我的血液,豐盈我的思想。
   回到院里,父母關了電視在正房歇息。父親的鼾聲悠長,響在新年即將到來的晚上。幼年時的討厭,到現在變為我的開心一笑。時光漫長的路上,我們在面對生活時都有了改變,都學會了尊重和接受。妻兒在西屋,燈也熄了,睡得很踏實。夜涼如水,我趁著星光鉆進被窩,躺上一會兒就暖和了。這床被子是岳母做的,一個被子七公斤多,結婚時因為太重還被村人笑話了一番。躺在床上,如同兒時的冬天睡在了棉花垛上,軟軟的,身上隨意蓋點被子就行。早上起來,身子都陷入棉花之中。昏昏沉沉的,就進入了夢鄉。我夢到了燦爛如錦的田野,布滿了大大小小各種各樣的野花,不遠處果園里盛開的梨花,潔白潔白的,像極了云朵,我就睡在云朵之上……
   凌晨四點。我被鞭炮聲吵醒,隨即起床。相比于早年間的守夜,更要早起在村子里給長輩們拜年。從西屋到正房有一個暗門,走進去發現父母亦是早早起床。父親去了廚房準備早飯,母親在堂屋點燃一炷香,一邊念念有詞的說著什么。不出意外,應該是祈求家人平安和禱告五谷豐登。母親年年如此,我也淡然處之。只是母親年歲漸長,身體大不如往昔,這讓我平日里多了些愁慮。古人語,兒行千里母擔憂。而現實呢,村莊幾近成為空巢。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年關歸來,看一看父母,短短一周的陪伴,讓他們覺得心有所依,生活還有大把的希望,好讓他們頤養天年。他們不愿遠去,他們不喜嘈雜的城市,就喜歡守著這個院子,用殘余的人生守著腳下的土地。簡簡單單,清清靜靜,歸于田園。
   已經有了很久,故鄉與我站在時光的兩端,只有在春節時有了相交相遇。當我認識到自己真的長大了成熟了,才醒悟——故鄉沒了童年,就少了些許對新年的期待,而以往那些時日,再也不會回來;故鄉沒了少年,就少了些許對未來的憧憬。故鄉有了青年,距離成了阻隔內心與身體的時空對話。不知道人到中年之后又會怎樣。不敢想,不愿去想。寧愿生活如同這個春節一樣,平平淡淡,如同平時。只有親情,讓節日更像節日。屋外的天色,越來越亮,出門看,一道紅霞鋪在地平線上,一縷縷金色的光芒正要噴薄而出。
   天亮了。故鄉的除夕夜,結束了。
   新的一天開始了!新的一年開始了!

共 3593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故鄉”是一個溫馨的詞語,那里的一草一木、鄉音鄉俗、飯食茶飲、家人親友,都會在內心深處留下“月是故鄉明”的親切記憶,凝聚成“悠悠天宇曠,切切故鄉情”的思念和盼望。故鄉的情懷,在作者的筆下,總是那么的熱烈而濃郁。而故鄉的夜,看似那么漫長,卻有著品之不盡的韻味。“故鄉”更多是一個鮮明的符號,在節日的氛圍中更為凸顯,把回歸與出走的矛盾和無奈呈現得淋漓盡致,以至于把故鄉當成異鄉,在異鄉思念千里之外的故鄉。作者通過回憶,把對于故鄉的點點滴滴的情思,抒發成對歲月的無奈傾訴,對于悠悠時光的介懷。席慕蓉說,故鄉的歌是一支清遠的笛,總在有月亮的晚上響起……這笛聲正喚醒我們的酣夢,這笛聲正吹響我們繼續奮斗的號角。故鄉,無論是在遠方還是就在身邊,終究是我們心靈不可缺失的信仰。夏安。【編輯:溫柔小嫻】【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07140006】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溫柔小嫻        2019-07-13 00:59:50
  守望故鄉的云是一方柔軟的手帕,總是在滿是鄉愁的眼前飄起.
   回歸故鄉的路是一條長長的絲帶,總是將游子的鄉思緊緊牽起.
   故鄉的夜,正是催生詩意的時刻,能夠讓詩歌的語言更加生動自然,能夠讓詩意人生更加豐滿。
一個熱愛文字而不靠文字過活又不甘平凡的偽小資,一個不斷在文字中尋找自我完善自我的80后母親。喜清寧,崇尚簡單。
回復1 樓        文友:李錦恒        2019-07-18 09:47:03
  感謝老朋友的深情解讀。
   感謝社長百忙之中的評論,辛苦了!
2 樓        文友:needing1981        2019-07-13 10:16:26
  文字瞬間將人帶回故鄉,文中的我仿佛是自己一樣,自己的故鄉,自己的父母,自己的老房,自己的田野,自己的妻兒和自己的夢,就是這么身臨其境。故鄉是一個遙遠的字眼,卻又那么近。父母是一個遙遠的夢,卻又那么真實。文字樸實無華,卻字字帶著一種神奇的力量,煙花似正在綻放,麻雀似正在四散,而父母似正在廚房做飯……,文章雖然簡單,但是那種暈染在其中的鄉愁卻縈繞腦中經久不絕……
個人公眾號:哲度末至
回復2 樓        文友:李錦恒        2019-07-18 09:48:23
  感謝老兄的評論。
   這些也是我想表達的,但是還有一些藏在心底未能發掘出來。
   只能等時光,悠悠轉轉之后,慢慢顯現了。
3 樓        文友:韓溶        2019-07-15 04:20:14
  大凡文中有物的文章都和農村有關,這是我對文章的認識。也許片面,也許成見,但這種認識不可改變。
   這篇《故鄉的夜》同樣也是從農村的年夜聯想展開,作者用嫻熟的筆墨展現給讀者一個新時期和舊風俗結合的新年。作為農民的子女,出生在農村,成長在農村,心里卻思思念念的想著長大后怎么脫離農村,等真的到了大城市生活工作,發現最懷念的還是打小成長的農村。作者也是如此,一年的忙碌工作臨到年終才能回家陪伴父母,才有時間感受農村帶來的美好。綠的瓜果、綠的蔬菜、綠的麥田、綠的竹林,勞碌的父母,曾經的打麥場,還有農村特有的深色的夜和明亮的星……這一切的一切,作者用細膩的文筆,流暢的表達,用心的刻畫成一幅幅美麗圖畫展現在讀者眼前,把讀者帶入了這些畫面中。這篇《故鄉的夜》著實給人帶來了美感,讀來輕松愉快并且略帶一些余味。但讓人有一點質疑,中原的冬夜真的傍晚六點以后還有一抹夕陽掛在西方嗎?如果有也是我對中原的時間不了解。如果沒有就不能為了優美而湊出一些美好來。總之《故鄉的夜》是一篇能給讀者帶來美感的好文!
將文學進行到底!
回復3 樓        文友:李錦恒        2019-07-15 06:57:00
  首先感謝您的關注及評論。
   關于我的故鄉冬天傍晚的夕陽,這個是真實存在的。
   僅取一例:https://www.henan100.com/news/2019/829721.shtml
   故鄉還在鄭州的東南方向,春節前后溫度基本上升到10度左右,有時會更高,遠比京津冀舒適多了。這是我近20年來的真實體驗。
4 樓        文友:魚小默        2019-07-17 21:37:19
  看似波瀾不驚的敘述中涌動的都是對故鄉的情意,這種字里行間的浸潤最為感人。欣賞學習三少的散文,并順祝夏安。
回復4 樓        文友:李錦恒        2019-07-18 09:48:49
  感謝魚老師前來捧場。
  
   夏安。
5 樓        文友:勞英        2019-07-18 05:48:26
  故鄉是每個人心中的紀念。父母親的笑臉永遠刻在兒女的心中,永遠都不會忘記的。
相信自己的努力
回復5 樓        文友:李錦恒        2019-07-18 09:49:47
  感謝朋友的關注和評論。
   謝謝。
   夏安。
6 樓        文友:生命花        2019-07-22 13:06:53
  拜讀佳作!
☆? ? ☆?
7 樓        文友:草根        2019-08-05 10:11:38
  又見李兄佳作,先占座,后欣賞!
至少,無愧于文字。
共 7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河南快三走势图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