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丹楓詩雨 >> 短篇 >> 情感小說 >> 【丹楓】憨木匠安平的故事(小說)

精品 【丹楓】憨木匠安平的故事(小說)


作者:延河水 秀才,1257.45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777發表時間:2019-06-23 13:04:17


   有生以來,總是不懂得什么叫遙遠,什么叫偏僻,什么叫鄉村山溝,反正,這個地方什么都對它那么怪,又是那么神秘。這地方的人們要想見見汽車,那就苦了兩條腿,翻山越溝地跑到鎮子里,才能偶爾見到一輛或者是兩輛來。而那大公無私的太陽,似乎也變得很自私起來,早上要到八、九點才肯屈尊光臨,下午五、六點就溜之大吉了。月亮,嗨,那就別提了。
   從古到今,這地方就窮而落后,思想也很守舊,像那些男娃在十五、六歲就得訂親,一訂親就結婚,這種古老風俗,還在延續著。假如誰在這個年齡還沒有訂親或者結婚,那就很難說了。而且,這樣或那樣的諷言冷語就會刮來,使你整天在這譏笑中生存,在譏笑中逐漸往大長吧。村子里李忠厚家的安平,就很難說到對象,村里像他一般大的小伙子們都已當爸爸了,可他……
   安平生就的一副憨相,一頭黃而卷曲的頭發,紫黑色的皮膚,被太陽曬得越加黑了,簡直和黑臉包公不差上下。寬寬的額頭上,數條皺紋下卻有兩條稀而黃的眉毛,加上他那一雙白多黑少的眼珠兒,扁沓而長的鼻子底下,一個小嘴巴被那黑山羊似的胡須快要給遮住,厚厚的嘴唇下,又配了個尖尖的下巴,這副模樣在這窮山溝里看來是丑得不能再丑了。更何況,他的雙腿生得又不長,雙肩雙胸卻寬大而厚實。憨歸憨,丑歸丑吧,你就別異想天開地胡毬折騰,可他偏偏要胡毬地倒騰。
   這里的人們,祖祖輩輩都是默默地在黃土旮旯里辛勤而本分地掙扎著刨食,以此來換取溫飽和一些經濟收入。從沒人學什么手藝,因為他們認為會手藝的人是伺候人的,是下賤的,所以,祖祖輩輩就沒有一個有技藝的人,全靠在土旮旯里挖著生存。安平念了些書,雖也本分地在黃土地里營務著莊稼,可他那顆活泛的心總是跳彈個不停,歪毬主意也就隨著跳彈了出來。白天,他在地里與各種莊稼和黃土疙瘩打著交道,晚間或者是天陰下雨的閑暇時間,卻拿出自己背著父母親及村里人買回來的刨子、鋸子、斧頭來,把家里的十多棵一抱粗的木頭折騰來折騰去不說,弄得鄰里都歇息不好。
   這一來,父母親為他備下的家具木料被安平給折騰掉了,就連父母親為倆老人備下的棺材木料也在安平的折騰中四分五裂,沒有一塊能做棺材了,氣得父母親唾沫星子亂濺地大罵:“你這個敗家子,這個家總要讓你這哈慫給敗光……”
   村里人也就事論事地吵吵說:“安平,真正是個不本分的敗家子。人老幾輩了,寧肯拉著棗木棍子沿門討要著吃,也不學手藝。人老幾輩誰不曉得手藝人是伺候人的下賤貨,只有那些不本分的二流子貨才學哩,本分的正派人是不學的。可安平他倒好,忘了祖宗先人的本分,竟然學起了伺候人的下賤手藝,簡直是給祖宗先人眉臉上摸黑……”
   一時間,這件事在村子里鬧得沸沸揚揚,就連鄰村的人都曉得了,這讓安平他父母親都抬不起頭來,整天長吁短嘆地進出在地里。而安平仍然是我行我素,該咋么弄照舊。
   村里有個名叫杏兒的女子。她中等的個頭,白凈的瓜子臉,兩只雙眼皮的丹鳳眼,兩條黑而長的辮子,搭在屁股蛋上,再加上她那苗條的身材,使她顯得更加端莊秀麗。村里的人們在閑談中,時不時地夸她不僅是俊樣女子,更是窮山溝里有史以來的頭一個美人!但不曉得為盛,總是沒有人來到她家的門上提親給她說婆家,村里那些和她一般大的那些女子爾格都抱上娃娃了,就她十七、八了還沒有出嫁,使她的父母親只有發愁的份,卻沒法子。
   然而,杏兒好像對自己的婚事并不急,當她曉得安平在自學木匠技藝的事情后,卻非常贊賞和青睞。她每一見安平愁眉苦臉時,或者是村里人說三道四的嘲罵他,心里就生發出了同情和憐惜來。一次,她到鎮子里買好家里所需要的日用生活用品和自己的衣裳后,正準備往回走時,突然,安平在村里人唾罵聲中沉默寡言、垂頭嘆氣的模樣又浮現在了眼前,而村里人嘲罵安平的話語也縈繞在了她的耳邊……
   杏兒她站在那里想了半晌,就回轉了身。但當她抬起腳的時候,不由地又猶豫了起來。這……要是村里人曉得了,會咋樣說呢?自己還是一個沒有出嫁的黃花閨女,村里人的嘴巴……就是唾沫星子也能淹死人哩,何況自己……不!不管村里人咋么嚼舌頭,還是到鎮子里再轉轉,看能買到木匠們做家具用的書不。她想到這里,似乎下了決心,邁步就向鎮子中心街走去。
   走進書店,看見那一架一架的都是書,就連腳地上支架起的木板上都放著各種書,真是琳瑯滿目,杏兒看得眼花繚亂、無所適從。她就像在郁郁蔥蔥的綠草中尋覓食物的鳥雀一般,兩只丹鳳眼瞪得挺大,一眨也不眨,在叢林書海中搜尋著。半晌后,終于搜尋到了一本《木工技藝與家具》的書。杏兒驚喜地如同發現了新大陸,幾乎忘了付錢就要奔跑出書店。
   在回家的路上,杏兒總是掩仰不住心情的激動和喜悅,不由地哼唱了起來——
   ……雞蛋殼殼點燈半炕炕明,燒酒盅盅舀米也不嫌你窮。
   半碗黑豆半碗米,端起碗來想起你。
   三天沒見哥哥的面,鹼畔上畫著你眉眼。
   三天沒見上哥哥的面,大路上行人都問遍。
   前溝里糜子后溝里谷,哪達兒想你哪達兒哭。
   說下日子你不來,鹼畔上跑爛我十雙鞋。
   有朝一日見了你的面,知心的話兒要拉遍。
   ……
   杏兒唱到這里,不由地一陣兒心跳,滿臉紅彤彤地發燒發燙,羞羞答答地低下頭去,不好意思地笑了。
   回到家里,杏兒她又犯了愁。雖說自己買到了書,可咋價才能把書送到安平手里呢?她自己心里很清楚,雖說是一個村里的人,可很少啦話,再說這事,要是叫村里人曉得了,還不曉得會傳出盛話來?到那時,叫自己再咋么見人哩?她思過來想過去,折騰得一夜沒有睡好覺,卻仍然沒能想出一個盛好辦法來。
   月光如洗,映照著不遠處那連綿起伏的山圪梁梁山圪茆,也映照著山野間稀稀疏疏的幾棵樹,山腰里那一團團霧還依稀可辯。夜風在樹梢間刮過,如癡情的人在悄悄地低聲絮語,偶爾間,會傳來幾聲青蛙的鳴叫。
   不管是多么美妙的夜晚,但與黃土旮旯打了一天交道的人們可以說是無緣的,熬累得他們總是不愿出門,即使年輕人心血來潮,也是結伙而出,在月光下閑諞著各自心中認為可笑的見聞趣事后,就回家睡覺歇息了。而安平卻像一只離群的羊般獨來獨往,不結伴。即使他想和別的年輕后生一起趁著夜光邊觀覽夜景,邊閑諞著可笑的或者不可笑的事,但沒有人愿意跟他在一起。因為,他們都怕跟著安平沾染上壞習氣,也學得不安分了,挨村里人的笑罵。就是村里其他年齡大的人,見了安平都是疾首蹙眉,仿佛安平是個讓人懼怕的鬼怪似的。
   安平滿腹的痛苦,滿腹的惆悵,滿腹的哀怨氣,高考落榜那陣兒,也沒有像如今這樣沮喪和悲痛過。他沉沉地長長地嘆了口氣,茫無目的地來到村邊,他站在小河的河岸上,呆呆地望著月光下的小河,汩汩流淌的河水,泛著無數的點點銀光,濺起數不清的小小浪花。安平他就那么站著,憨不溜秋地看著,兩眼一瞬不瞬地也望著流淌的河水。
   河水似靜非靜地流淌著,月光悄悄緩緩地移到了樹梢,漫天的星星眨動著明明亮亮的眼睛,青蛙似疲憊地發出懶洋洋的鳴叫聲。安平他,還像一個木偶似的,木然地站在河岸上,一動不動。
   “安平哥。”身后傳來了脆弱的叫喚聲,安平似乎沒有聽見一樣,只顧低著頭想他自己的事。當那個聲音再次響起來時,安平才從紛亂的思緒中驚醒過來,回身驚詫地蚩愣著雙眼看著杏兒:“杏兒!”立馬他就顯出了笨滯的羞澀:“你,你到這里來弄盛?”
   此時的杏兒,一顆心在不停地跳動著。她用她那雙丹鳳眼看著面前的他,張了張口,想說盛又不好說出口來,這樣僵持與靜默了半晌,杏兒咳嗽了一聲,鼓足了勇氣說:“嗯,夜天(昨天)撿了一本書,我要得沒有盛用處,我想、我想你大概有……”她吞吞吐吐地說不出來了,紅著臉把書遞向安平,將頭偏向了一邊去。
   安平看著杏兒遞過來的書,不知所措:“這,這書,真是你撿的?如果是買的,多少錢,我給你錢。”說完,把書接到手里,興奮地就掏開了錢。
   “你要是給錢的話,就把書還給我吧。”杏兒似乎生氣地將手伸出來,做出要拿回書的姿態。
   “那、那我、我不給你錢,杏兒,總、總該行了吧?”安平一手緊緊攥著書,生怕杏兒搶了回去似的,心慌得連話都說不連貫了。
   “這不就行了嘛。”杏兒高興地滿臉通紅,扭轉身子就往回跑了。
   安平瞪著一雙不知所以的眼望著跑去的背影,直到看不見了后,才如夢方醒地拍了下自己的腦袋瓜:“噢,我真真是憨扎了,咋就連句謝謝的話也沒說啊?”他此時的心里,既后悔又激動,不由地翻開書來,在月光的照射下看了起來……
   自從憨娃得了杏兒給他的《木工技藝與家具》這本書,就像在浩瀚的大海中找到了新大陸一般,每到晚上或者是下雨下雪的閑時間里,村里人不是蒙頭大睡就是嗚兒喊叫地耍著撲克牌,而只有憨娃他卻不顧自己在地里干活的熬累,也不顧村里人的厭煩和謾罵,總是一邊翻看著書上的圖例和講解,一邊學做家具。久而久之,他的木匠技藝突飛猛進,一件比一件家具做得快,做得精致美觀,村里人見了都不由地贊嘆起來。都說:“嗬!安平真是能行,做出來的家具比那些有名的木匠師傅做得都要結實、輕便和好看哩。真真是做木匠的料子!你看,他給這柜子上刻的這花,就像真的一樣。再看給他爺爺和奶奶做的棺材,多結實啊,尤其是棺材上面刻的那龍、那鳳,還有那些壽桃、花兒,簡直跟真的一般……”
   安平在村里人的叫好聲中,心情非常激動和興奮。盡管這樣,他并沒有忘記杏兒。這天他給鄰村一家人做完家具往回返的途中,經過鎮子里時,毫不猶豫地買了件只有城里人才穿的款式新疑而又漂亮的紅色連衣裙回來。
   這晚,皎潔的月光下,安平徘徊在小河邊,等待著杏兒的到來。他不時地抬頭望望天空的月亮,月亮毫不吝嗇地將她那明媚的光亮照射下來,使小河岸上的一切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安平看了陣兒月亮,又將頭轉向村口,看著村口上的一切。不知過了多久,他只曉得自己是在天剛黑時就來到了小河邊,從村子里一片嗚兒喊叫的喧鬧到一片寂靜,從沒有月亮到月亮升起。可是……他再向村口望了一眼,心里不由地默言:“杏兒她不敢來,還是……”但是,安平他相信,杏兒她是不會失約的。
   月亮似乎疲倦了,依偎在山茆茆上,依掛在樹梢稍上。四周寂靜得叫人窒息,偶爾才會從山野間傳來幾聲貓頭鷹的叫聲,更給夜晚增添了幾分可怕和威嚴。晚風里,微微的風帶著一股寒冷,像幽靈般在村子里,在小河邊,在山野間吹蕩。安平無聊般地呆坐在小河岸邊的石頭上,幾乎打起了盹。
   這時,輕輕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安平倏地睜開雙眼,一顆心跳得幾乎要奔出來了。他急忙站起身來,杏兒已來到了跟前。安平不好意思地說:“杏兒,你,你看我,真沒出息,差點就睡著了。”
   “嗯,對不起,安平哥。”杏兒滿心愧疚地說:“我,我是怕村里人碰見,才,才來遲的,害得你等了這么久。”
   “這沒盛。杏兒,你是我的大恩人!”
   “看你說的盛話啊,你做的那些家具我都看過,做得比多年的老木匠師傅們都要精細和好看哩。咱們這方圓百十里地的那些村子里的人,都請你給他們做家具,爾格,你可成了個大紅人了。”杏兒似乎受寵若驚了,但她不論在什么時候,都不需要別人的感恩戴德,這是她生就的性格。
   “嗯,不要這么說,我是盛紅人嘛,就是個下苦的。”安平說著低下頭來。過了一陣兒又抬起頭來,看了眼杏兒,又接著說:“不過,我在回來的路上,想好一件事情,準備過幾天在鎮子里開一家家具店,你覺得這事咋個?”
   杏兒聽了這話,“嗯”了聲,半晌沒有言傳,她想了想說:“我覺著蠻行的,憑你爾格的這么好的手藝,開個家具店一準兒會很紅火的。”安平興奮地說:“我想也是沒麻達的。”
   杏兒看著安平那個高興勁兒,心里也不由地為安平的這一想法而高興,但她心里更多的卻是一種擔憂。她心里明白,安平一旦在鎮子里開起了家具店,家具店的生意就會一天天地好起來,到那個時候,鎮子里那些女子們就會爭著搶著要嫁給安平,而自己那不就是剃頭的擔子一頭……
   此時,他們沉默了,長時間的沉默。月亮離開了山茆茆,也離開了樹梢稍。夜風似乎也疲憊了,停止了它那吹拂的蕩悠。“杏兒……”安平覺得臉在發燒發燙,一顆心也在急促地直跳,好半晌才鼓足了勇氣,雙手將裙子捧著遞到杏兒的面前,說:“今日個我回來時,特意在鎮子里給你買的,你看合身不?杏兒。”
   杏兒望著安平遞來的裙子,不知所措地雙手揉搓著自己的衣角!
   “咋個?杏兒,你咋不接啊?”安平這么問了句,看了眼杏兒又問:“是不是嫌……”
   “不,不是的。”杏兒急忙打斷安平的話,既心慌又生氣,語調也變得有點生硬了,說:“安平哥,我不要!再說,感謝人就非要用東西來謝嗎?”
   安平憨溜溜地眨了眨眼,恍然縮回手:“那,那杏兒,我就太對不起你了。嗯,要不這樣,明日個起,我就動手給你做陪嫁的箱子,咋個?”他的語氣非常誠懇,如同他在求朋友為他辦事而又怕推辭,目光直直地看著眼前的她。
   “不,不用了。”
   “那,那我該咋個謝你啊?”安平急得眼睛珠似乎都要逩出眼眶了,額頭沁出了熱汗。
   “不要謝,沒盛條件的不要謝!”杏兒一字一頓地說。
   聽了這話,安平半晌沒有言傳,蚩溜溜地看著杏兒,無可奈何地笑了。杏兒深深地看了像蚩呆了般的安平一眼,輕柔地說了句:“你真格是憨扎了。”既而也跟著笑了。
   滿天的星星仿佛沾染了這種氣氛,一顆顆眨動著那水靈靈的眼睛。杏兒似乎也被這種興奮而陶醉了,竟笑得彎下了腰。小河的水濺起了許多歡喜的浪花,汩汩地向低處流淌。安平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一雙眼緊盯著月光下的杏兒。
   此刻,安平和杏兒笑得是那么的甜,那么的融合,那么的癡醉會心……

共 5261 字 2 頁 首頁12
轉到
【編者按】小說講述了家住深山區一位叫安平的后生的人生故事。這里由于是深山里的小山村,交通不便,封閉落后,人們的思想也很守舊,像那些男娃在十五、六歲就得訂親,一訂親就結婚,這種古老風俗,還在延續著。假如誰在這個年齡還沒有訂親或者結婚,那就很難說了。而且,這樣或那樣的諷言冷語就會刮來,使你整天在這譏笑中生存,在譏笑中逐漸往大長吧。村子里李忠厚家的安平,就很難說到對象,村里像他一般大的小伙子們都已當爸爸了,可他還無人問津。因為安平在鎮子讀過幾年書,思想比較活泛,他想自學一門木匠手藝,竟然癡迷到將家里為爺爺奶奶準備的棺材木頭都用來練攤了,氣得父母親唾沫星子亂濺地大罵,村里人也就事論事地吵吵著,說安平是個不本分的敗家子。人老幾輩了,寧肯拉著棗木棍子沿門討要著吃,也不學手藝。人老幾輩誰不曉得手藝人是伺候人的下賤貨,只有那些不本分的二流子貨才學哩,本分的正派人是不學的。可安平他倒好,忘了祖宗先人的本分,竟然學起了伺候人的下賤手藝,簡直是給祖宗先人眉臉上摸黑。村里有個名叫杏兒的女子。她中等的個頭,白凈的瓜子臉,兩只雙眼皮的丹鳳眼,兩條黑而長的辮子,搭在屁股蛋上,再加上她那苗條的身材,使她顯得更加端莊秀麗。村里的人們在閑談中,時不時地夸她不僅是俊樣女子,更是窮山溝里有史以來的頭一個美人!但不曉得為盛,總是沒有人來到她家的門上提親給她說婆家,村里那些和她一般大的那些女子爾格都抱上娃娃了,就她十七、八了還沒有出嫁,使她的父母親只有發愁的份,卻沒法子。就是這個杏兒偏偏看好安平,還跑到書店為安平買了一本《木工技藝與家具》的書。偷偷送給了安平。安平有了這本書,木匠手藝突飛猛進,很快在鎮上有了名氣,打家具的活兒應接不暇,他打算在鎮上開一家家具店,得到了杏兒的支持,兩顆年輕的心貼到了一起。小說結構嚴謹,人物鮮活,語言生動,方言獨特,富有時代氣息,人生故事,發人深省!力推佳作!【編輯:夢鎖孤音】【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06250001】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夢鎖孤音        2019-06-23 13:05:13
  小說結構嚴謹,人物鮮活,語言生動,方言獨特,富有時代氣息,人生故事,發人深省!期待精彩繼續!
夢鎖孤音
回復1 樓        文友:延河水        2019-06-26 10:30:19
  謝謝老師的精辟點評與編按,祝老師夏季安好!
2 樓        文友:夢鎖孤音        2019-06-26 00:02:12
  恭喜老師佳作獲精,感謝一如既往地支持,同祝寫作更上一層樓!
夢鎖孤音
回復2 樓        文友:延河水        2019-06-26 10:32:01
  感謝老師的提攜,感謝老師的祝賀,同時,祝老師夏季萬事順心如意!
共 2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河南快三走势图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