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淡雅曉荷 >> 短篇 >> 情感小說 >> 【曉荷·凡】合肥買房記(小說)

編輯推薦 【曉荷·凡】合肥買房記(小說)


作者:江沐陽 白丁,88.6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802發表時間:2019-06-23 10:04:12
摘要:隨著2015年上半年,合肥房價的一路飆升,在這里生活的小市民們演繹出一幕幕有喜有悲的買房眾生相,有才工作的畢業生不得不再次啃老,有做生意的小販辛酸的籌錢,也有喜逢拆遷,一套變幾套......


   王軍坐在回家的火車上,臥鋪,蜷縮著膝蓋,感到一陣腰酸背痛,爸媽打電話來說在合肥的房子選好了,讓他放假回家看看,爸媽在巢湖邊打了一輩子漁,好不容易積攢的錢這下幾乎全灑在房子上了。兩年前,爸媽就提議要在合肥買房,那時候的王軍研究生還有一年畢業,合肥房價不過7000多,想著在北京好好工作,至少自己也可以拿一部分首付出來,誰想的到,2015年下半年開始,合肥的房價開始飆升,可自己還沒存夠零頭,最后還是依靠父母,又有什么法子呢?想留在北京發展,北京的房價對于自己來說不亞于天文數字,父母年紀也大了,最近又在張羅給自己找個合肥的女朋友,這番對兒子可以回家鄉工作的期盼再也明顯不過了,如今又在短短一個月不到的時間內給自己買好了房子,似乎于情于理,都不能讓爸媽失望。
   “孩子,你安心工作,爸媽攢的錢夠著呢!”電話里面的媽媽似乎看穿了自己的心思,不斷的重復著讓自己安心的話,“這次回來,找時間帶那個女孩子回家看看,就在新房子里面吧,媽都收拾好了,上一戶人家裝修的不錯,家居電器也都是八成新,挺好的。”
   房子到底是買了,在開發區,價格比兩年前正好翻了一倍,小區不大,綠化也一般,配套設施還沒有完全完善,沒有好的學區,但是王軍已經很滿意了,爸媽為自己做的,已經不能再多了,剩下的,需要靠自己來努力。
   “已經在火車上了么?”新認識的女生發來信息。
   “是的。”
   “家里買房的事情都搞定了?”女生漫不經心地發了個萌萌噠表情。
   “差不多了,過幾天邀請你來做客”想想,還是把后面一句刪了。
   “那就好,有時間去參觀一下你的豪宅!”女生倒先提了出來。
   “呵呵,豪宅?!”王軍苦笑一下,這女生還真敢講,不過應該也是開玩笑的吧。
   “好呀!我媽媽也邀請你來家里做客呢。”王軍想起媽媽的叮囑,正好順水推舟地答道。
   王軍想起女生曾經給自己描述過她在家鄉的那個小院子,縣城低價便宜,女孩家買房又買的早,獨門獨院,二層小樓房,院子里種滿了蔬菜和果樹,女孩說她的整個童年都彌漫的是各種瓜果花草的清香。不知道,來到大城市的她住在火柴盒一樣的套房中是過了多久才適應的。
   “哥,我和女朋友又吹了!”正和女生聊著天,王軍又收到了一條朋友的短信。朋友的爸爸是自己爸爸的最好朋友,倆人也算從小玩到大。
   “怎么搞的?不才相處一個月都還不到嗎,上周末你們不還一起出去玩了嗎?”王軍不解。
   “沒房子唄!”簡單又實際的理由。
   王軍正準備安慰朋友幾句,女生又發來信息,“我家阿姨正為他們小區沒好的學區房犯愁呢,對了,你家房子在哪個小區啊?有學區房嗎?”
   “在開發區,叫什么名字我也忘了,學區應該有吧,不過可能不太好。”王軍匆匆回復完女生,又點開朋友的信息,準備回復。
   在接下來的一小時里面,女生繼續“漫不經心地”弄清楚了關于王軍家新房的所有信息,包括面積,首付,每月還款甚至還有老家房屋的拆遷問題。
   也許還比較滿意吧,女生最后回復了一條“時間不早了,你瞇一會兒吧,我們明天見!”
   “呼——”王軍長吁一口氣,是有點累了。
   “怎么樣?都盤問清楚了?”是元豐發來的信息,王軍將之前倆人聊天的截圖發給他看過了。
   “是呀!真搞不懂,難道女的都這樣物質嗎?沒有房子連談戀愛的資格都沒有了?我睡一會兒啊,明天見!”早就困得睜不開眼的王軍迅速編輯完成,點擊發送,王軍收起手機,閉上眼睛倚在座位上,但他也許是真的太困了,一點沒察覺信息發錯了人。
   “滴滴——”正準備睡覺的女生打開微信,瞬間石化了。
  
   二
   2014年底的一天,阿紅望著熟悉的小房間,抑制不住的興奮,今天收攤早了一些,孩子他爸去銀行給老家的父母匯款了,她先回來做飯,飯做好了,女兒在寫作業,說等爸爸回來一起吃飯。于是阿紅拿菜罩子蓋住菜,出去小區晃晃,阿紅所在的小區算不上高檔,可是該配套的基礎設設也都齊備,小區里面還有一條小河,河兩旁的樹木郁郁蔥蔥,想著夏天的傍晚,和丈夫孩子一起沿著河邊散步,笑容就自然而然的浮現在阿紅臉上。“媽媽,爸回來了,回去吃飯吧!”不遠處傳來女兒的喊聲。“來咯!”阿紅轉過頭,朝女兒快步走去。女兒啊,我的好寶貝,這些年真是委屈你了,不過馬上就好了。
   “阿紅啊!什么事情啊這么高興啊,臉都笑開花兒咯!”是樓上的花大姐。
   “是喲,阿紅,是不是家里要換房子了,聽劉奶奶說的。”正在散步的周大爺也笑瞇瞇的問道。也許是被阿紅的笑容感染,大家看起來也都是喜洋洋的。
   “哪有啊,也就只是想想。”阿紅也利利索索地和大家聊了幾句,房子還沒買到手,可不能說早了到時候讓別人看笑話。
   “買房子好,這樣小孩以后讀書也方便!阿紅你們倆口子可真不簡單,就靠一個小吃攤攢出來的錢。”可是好像大家都知道了,這個劉奶奶,正是個大嘴巴哦。
   “人家辛苦啊!小夫妻倆起早貪黑,真是不容易!”周大爺朝阿紅豎起大拇指。
   那一刻,阿紅的眼淚幾乎要奪眶而出,但是忍住了,其中的辛酸只有自己知道啊。
   “媽,快點啊,好餓啦!”女兒過來拉住媽媽,撒嬌似的把媽媽往家里拽。
   “好,好!”阿紅笑著和大家說再見。
   頂多再過半年,自己也可以像他們這樣了,光明正大的成為這個小區的業主了,這么想著,看車庫門口的那幾坪草地都覺得格外的翠綠,生機勃勃,以往多少次想除了草在上面種點菜,物業死活不同意,阿紅已經在這間不足二十平的車庫里住五年了。女兒長大了,去年剛讀的初中,總和爸媽擠在一個房間,多少有些不方便,阿紅只得先用簾子隔開,里面放著女兒的書桌和一張行軍床。她和丈夫就睡在外面,一張大一些的簡易木床,再挨著墻放了一個衣柜和吃飯的桌子,就已經顯得很逼仄了。
   正在一家人抱著對未來無限憧憬喜滋滋吃著飯的時候,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打斷了阿紅的思緒,老家的父親病倒了,阿紅顧不上多想,連夜收拾東西趕回了老家。
   這一去就是小半年,阿紅不知道,在這半年,合肥的房價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而且,為了給父親看病,積蓄也花去了不少。遠在合肥的丈夫幾次想打電話給阿紅,又怕阿紅誤會他是著急阿紅把準備買房子的錢都給岳父看病了。終于,房價一路飆升到他們望而卻步的地方。回來的阿紅無言地接受了這個現實。“先重新租個像樣的兩居室吧。”阿紅望著丈夫,強打笑容。
   “阿紅,其實周大爺說他家樓上一套房源,要便宜很多,不過……”丈夫吞吞吐吐了半天。
   “不過什么呀,現在只要有房,不是危房,哪怕比原來貴一點,我們也要趕緊買了呀”阿紅又著急又生氣。
   “那房子剛去世過一個老人,是喝農藥自殺的。”
   “這……”做生意就圖個吉利,雖然她和丈夫只是擺夜攤的小本生意,但是,阿紅猶豫了。
  
   晚上,女兒在簾子后面寫作業,阿紅和丈夫在床前捏蛋餃,屋里不怎么透風,味道有些難聞,天氣越來越熱了,阿紅不時抬頭望望簾子上女兒的倒影,小聲地和丈夫說了新房源的事。
   “阿紅!阿紅!”是周大爺的聲音,“阿紅,那套房你們要不要啊,戶主打電話來說別人已經愿意交定金了,我說了一大車好話,才拖住的。”
   “媽的,要!從小算命的就說老子命硬,有福相!”丈夫一拍大腿,說了句粗話,似乎是下了很大的決心。
   “就是的呀,阿紅,哪里沒死過人哦!”周大爺也連連附和。
   “那行吧,周大爺,麻煩您現在就帶我們去看看房。”阿紅緊咬著的嘴唇松開了。
   房主不在,把鑰匙丟給了周大爺,周大爺打開門,屋里燈是亮著的,阿紅和丈夫先探進去小半個身子望了望,屋子里搬空的差不多了,只是客廳正中間設的靈堂還在,還沒過一個月,按照當地風俗,是不能撤的,阿紅和丈夫走上前,恭恭敬敬的朝逝者鞠躬,關于他為何自殺,他們一點也不想知道。
   從人家家里出來的時候,不知從哪里來的一陣冷風刮到阿紅臉上,阿紅不禁打了一個冷顫,輕聲對丈夫說:“明天咱就去把訂金交了吧。”
   “好,好。”丈夫點燃了一根煙,慢悠悠的吸了幾口,閉上眼睛又猛吸了幾口,嘟囔著:“最后一根,吸完就戒掉。”
  
   三
   “吹了,人家父母嫌棄個子矮了。”元豐媽媽瞄了一眼在房間里的兒子,小聲告訴剛回到家的丈夫,正帶著耳機聽音樂呢,這孩子,心可真大。
   “咱們元豐雖然不算高,至少也有175啊,那女孩我見過,應該不到160吧,怎么說個子矮了呢?”元豐的爸爸放下工具箱。
   此時的元豐耳機里并沒有音樂,他放下手機,心里冷笑一聲,想起女孩托媒人和母親說的分手理由,怎么不找點靠譜的理由呢?
   “兒子,別窩在家里了,分手就分手吧!咱兒子又不丑,肯定還可以找到更好的。明天媽媽在去趟婚姻介紹所,給你問下。”吃飯的時候,元豐他媽安慰兒子。
   “媽,我不想去,算了吧。”元豐不耐煩的接過媽媽遞過來的湯。
   “那怎么行,你現在最關鍵的任務就是趕緊給我找個女朋友,你爸家三代單傳,可就指望你啦!”元豐媽媽不自覺的提高了音量,正準備給丈夫盛湯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又來了,元豐最煩的就是母無休止的嘮叨,其實對于分手這件事情,元豐并沒有那么在意,本來就才交往一個月不到么,大家都還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
   “啪!”元豐放下碗筷,用力帶上房門,門外的嘮叨戛然而止。
   “你小子,干什么?你媽說倆句不能說了!”元豐爸也放下碗筷,朝兒子的背影吼道。
   “哎呀呀,你叫什么呀?兒子心里煩你不是不知道,不在家撒撒氣你讓他明天去公司擺個臭臉啊!”元豐媽趕緊拉住丈夫,“孩子他爸,那女孩家是不是嫌棄咱家沒買房啊?”
   “怎么沒買房,不是說好倆孩子結婚后這套房子給他們,我們回鄉下嗎?對了,準是元豐沒和她說!”
   “元豐!元豐!”母親趕緊就又去敲兒子的門。“你是不是沒和她說我們以后不和你們住,回鄉下啊?”
   “不是不是!你們怎么就不明白呢,芊芊嫌咱家這屋子太舊了,小區沒個小區樣,停車的地方都難找,70平米還不到。”元豐不耐煩地說出了真實原因。
   他爸他媽有些愕然,現在房價多貴啊,哪能入手呢,唉,這一猶豫一耽誤,就拖到更買不起了,“還不都怪你,多好的房子啊,做生意抵給人家了!我當年就說修修車子就好,你非不干。”元豐的媽想起當初賠給人家的店面現在拆遷換了房,腸子都悔青了。
   “別當著孩子面說啊!死婆娘,就這事情,你要嘮叨我一輩子嗎?人都沒有前后眼,我哪知道做生意會賠錢?我哪知道那塊地要拆遷?當初那么破的地方,人家還是看著老朋友的面子上才收下的,你現在讓我再去管人家要一套房子嗎?啊?”元豐爸像是被馬蜂蟄了一下,臉漲的通紅,回過頭,壓低嗓子,惡狠狠地朝妻子瞪了一眼,一摔門,走了。
   房間里的元豐沒有做聲,他只知道十年前爸爸做生意賠了。
   元豐爸沒有走遠,就在小區里晃著,剛下過雨,路面上坑坑洼洼,滿是泥濘,一只臟兮兮的狗在垃圾堆里翻著,聽到有人的腳步聲,警覺的豎起耳朵,元豐爸快速躲開,生怕狗蹭到自己,這時候前方又來了輛拉貨的大車,路那么窄,避都沒地方避,總不能站到垃圾上去吧,元豐爸快速地向后退,想退到側后方的單元樓下,大貨車似乎并沒有發現元豐爸的窘狀,一路在后面按著喇叭。“媽的,這么窄的路,這么大的車非得從里面過!”說著便一步跨進單元樓下面,因為匆忙,沒顧上落腳的地方,正好有一坨狗屎,說時遲那時快,即將要落下的左腳趕緊又向側邊跨出一大步,還好,沒有踩到。真是太缺德了!樓道里塞滿了雜物,樓梯平臺的窗戶也不知道去哪了,誰家擺在窗戶下的床板被打的濕透,臟水順著木板一路滴滴答答的流下樓梯。
   唉!這個小區還是幾十年前建的,那時候在方圓幾里算是好的,小區里有平房,也有多層,元豐家住在5樓,怎么現在破成這樣了?還是王軍他爸媽雖然也是拖到了房屋漲價的時候才買的,但畢竟還是一跺腳一咬牙就買了,自己這一猶豫,想到這里,元豐爸又撥通了老兄弟的號碼,他想問問,他買房的那個小區現在還有二手房沒。掛掉電話的元豐爸喉嚨一陣發緊,閉著眼睛,心里一陣發狠,自己才剛過50,還有力氣,還能干,就不行,干不出一套房子來。
  
   四
   新婚的二妹喜滋滋的住進了新房,新房雖說不在市中心,走路百米便是將要建成的地鐵5號線,做上個七、八站就到了。出了小區,是省立醫院新區,緊貼著醫院的就是自家學區房,雖然不是排名前三的重點學校,但算中等偏上了,二妹對這一切滿意極了。公公婆婆也對這一切滿意極了,逢人就說這是五年前自己的一個明智決定。
   五年前,這里還是城市的郊區,周圍連個菜市場都沒有,不過,好歹是到了市里,所以當建國問可不可以拿這套房子還錢的時候,他倒是一下子心動的,那時候家里的婆娘還百般不樂意,說實打實的錢踏實,這么個破地方,又是這么破的門面,之前修汽車也弄得臟兮兮的,誰知道什么時候才能住到這里來,才不愿意要。
   就在三年前,這里被列入了拆遷區,之前的城中村改造結束,拔地而起幾個高檔小區,按照拆遷補償規定,他們家四口人,可以分到200平米的房源,除了這一套給兒子結婚用的120平大戶型,還給自己和老伴兒留了一套80平的小戶型,就在隔壁小區,將來帶孩子方便,孩子工作忙回家吃飯也方便。
   可是,建國那?唉,聽說現在一家三口還是擠在那個舊房子里,自己要不要給他一些什么補償呢?可是都這么些年沒有聯系了。
   “要不那套小的賣給他吧,反正我也賺了啊,當初要不是這間門面房……”大慶和妻子小聲地商量。
   “那不行!”沒等丈夫說完,妻子就翻了他一個白眼,“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誰也沒長前后眼呀,當初我還不愿意要呢。再說,都和媳婦說過這事兒了,怎么改口!”
   這么一說,大慶也就閉了嘴,打開電視機,“據資深房產人預料,在本市上一波炒房熱退燒之后,將迎來一段房價增長平緩期……”,“精裝80平小戶型公寓,你買到就是賺到,最后三組,最后三組,快來搶購吧!”,“愛她,就給她一個家,天鵝湖畔小區,你值得擁有!”電視機里房地產廣告一個接一個,“啪!”大慶有些戳火的關掉電視,靠在沙發上,回想起小時候在田間奔跑,在河里摸魚的樣子。
  
  
  

共 5414 字 2 頁 首頁12
轉到
【編者按】房子啊房子!不知道中國人是因為積習傳承下來的庭院情節還是因為天性缺乏安全感而導致,反正,最終形成了寧愿不吃不喝緊勒褲腰帶也要奔下一座房子的有些畸態的現狀。不管是什么原因,房子必不可少。為什么租來的房子總是讓人覺得沒有歸屬感呢?為什么舊房子就不能入住新人呢?房子本是給人住的,人才是主宰,而事實好像本末倒置,我們的生活里到底是本質的內容重要還是外在的形式重要呢?人啊,往往作繭自縛了而不自知,國內的房價為什么總是高居不下呢?如果供大于求了還會如此嗎?文字里作者以“合肥”為例,向我們講述了幾個家庭的小故事,讓人內心涌動絲絲酸楚。故事與故事之間銜接自然,文末大慶的回想令人深思。感謝作者的文字,推薦共賞。【編輯:至簡至愛】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至簡至愛        2019-06-23 10:08:33
  學習老師的佳作。感謝老師對曉荷的支持,問安。
回復1 樓        文友:江沐陽        2019-06-23 13:02:21
  謝謝老師的用心編輯,辛苦了,奉茶!
共 1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河南快三走势图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