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綠野荒蹤 >> 短篇 >> 雜文隨筆 >> 【綠野】范曄之死(隨筆)

編輯推薦 【綠野】范曄之死(隨筆)


作者:清風齋主 布衣,393.15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431發表時間:2019-06-23 08:56:30

范曄,南朝杰出史學家,是和司馬遷、班固同列的人物,因寫下《后漢書》這樣的歷史巨著,而名垂青史。然其參與更立彭城王劉義康的弒君之謀,事敗被誅,頗為后世所譏。
   范曄字蔚宗,河南順陽人,出身于東晉門閥世家。父名范泰,為晉車騎將軍。范曄為其母如廁所產,額頭為磚所傷,故以“磚”為小名。因為庶出,范曄在家中地位較低,小時即過繼給堂伯范弘。
   范曄從小好學,博涉經史,善作文、通音律,彈得一手好琵琶。劉裕稱帝后征招入仕,后文帝劉義隆賞其才華,委以揚州長史的重任,輔助次子揚州刺史始興王浚。其時浚尚年幼,州事一切,悉委范曄。后擢遷至左衛將軍,兼太子詹事,與右衛將軍沈演之分掌禁旅,同參機密。
   范曄職居要位,更應忠心侍主,謹慎處事,以期護己保身,庇佑家族。然而范曄操守不穩,交游不慎,遇上“喪門星”——散騎員外侍郎孔熙先。孔熙先的父親叫孔默之,為廣州刺史時因貪贓獲罪下獄,被彭城王劉義康所救而赦免。后來劉義康因權重被文帝猜忌,黜為江州刺史。孔熙先感義康救父之恩,密懷報效,立下更立彭城王的陰謀。
   孔熙先要圖謀大事,孤掌難鳴,必然要拉攏朝中大員。他目光一掃,看中了范曄這個自命不凡的左衛將軍,——范曄自謂才未盡用,乃至心有怨望,容易搞定。然范曄恃才傲物,一向看不起孔熙先這個散騎侍郎。孔熙先便厚禮交結范曄的外甥謝綜,“曲線行動”,謝綜為太子中書舍人,與范曄同朝為官,自然引薦孔熙先。孔熙先也是博學之人,在范曄面前談古說今,極力表現,更重要的是,范曄喜歡摴蒲(古代的賭博游戲),孔熙先便憑借其父在廣州為官積聚的財富,大肆輸錢給他,——孔氏大概是后世賭博行賄的祖師爺。范曄賞其才學,又貪其錢財,日復一日,遂視為“莫逆”。
   孔熙先屢次以言語試探,說:“彭城王英明聰慧,神人所歸。現遠徙僻壤,兆民共憤。熙先受先君遺命,愿為彭城王效死圖恩,如果順天應人,密結英豪,里應外合,誅異己,奉明主,號令天下,誰敢不從?”范曄驚愕之余,不為所動。孔熙先又說:“公沒有看到劉領軍的事嗎?(指劉湛,不久前被文帝所誅。)挾權千日,碎首一朝。萬一禍及,悔之晚矣。不如乘勢建功,轉危為安,豈不善哉!”范曄沉吟不決。孔熙先雖然是個失敗者,就說辯而言,他絕對是一流的。他繼續說道:“公累世通顯,然不得聯姻帝家。人以犬豕相待,而公尚欲為之死!”這句話激起了范曄的怨恨。原來,由于范曄“素無行檢,少負瑕釁”,文帝對其品行有所不滿,不與范曄聯姻,范曄引為恥辱。就這樣,說辯家孔熙先擊中了范曄的要害,成功拉其入伙。
   范曄策反,謝綜自不在話下,他們還拉攏了其他多人,其中有中護軍徐湛之,是劉義康的親黨。在聯絡行動中,重要的來往文書都出自范曄之手。
   某日,衡陽王義季等出鎮外州,文帝設宴武帳崗,親往送行。孔熙先他們決定此日行動,由范曄執行弒君任務。然而,范曄畢竟文人,到了指定時刻,居然心生怯意,始終未敢動手。徐湛之是個精明人,一看情勢不對,立即轉向,告發弒君陰謀!孔熙先謀反集團遂遭覆滅,范曄棄首市曹,年僅四十八歲。
   范曄以絕世才學,弒君謀反,招致殺身滅門之禍,讓人扼腕嘆息之余,不免恨其愚蠢。范曄有才,然無功業可乘,官至太子詹事,位非不隆,宋文帝實待其不薄。且其自身行為佻達,廣置伎妾,一向為士林所鄙。禮部尚書何尚之曾參諫文帝道:“范曄志趣異常,不應賦予如此重任。不如外放廣州刺史,免生事端。”文帝沒有采納,可見他對范曄還是信任的。實際上宋文帝絕非一位庸主,在位時實行勸學、興農、招賢等一系列措施,生產、文化得到發展繁榮,社會穩定,開創了東晉和南朝國力最為強盛的一個時代,史稱“元嘉之治”,他也是南朝在位最久的一位皇帝。宋文帝對彭城王劉義康,早已有了戒心,不久前誅殺的劉湛和劉斌就是劉義康的得力干將。
   范曄所要擁立的彭城王劉義康,也不見得能對范曄“慧眼識珠”。早年彭城王擅權時,其母彭城太妃薨,范曄作為其部屬參加葬禮,夜晚與人酣飲,還開窗聽挽歌作樂。劉義康聞知大怒,貶范曄為宣稱太守。范曄貶職后,郁郁不得志,遂安心著述,《后漢書》就是這個時候寫成的。從這點上,范曄倒是要“感恩”劉義康的。
   所以,實在看不出范曄有什么造反的理由,也許范曄臨陣退縮是這個原因吧。至于“不得與帝家姻娶”之事,更于謀反風馬牛不相及,假若不得聯姻就要刀戈相向,那這個世界將永無寧日。這只能說明范曄貌似清高,骨子里卻是滿滿的虛榮心:范曄善彈琵琶,宋文帝屢次暗示要聽范曄彈琵琶,范曄卻裝聾作啞,不愿奉承。一次,在文帝的明令要求下才勉強彈奏,一曲罷,即起身,不愿彈第二曲。
   退一步說,即使謀反成功,封公賜爵,也未必能保長久富貴。范曄應該不會忘記,他想殺的宋文帝,是如何對待擁立他的功臣的,——就在幾年前,協助宋武帝劉裕成就帝業的四位功臣徐羨之、謝晦、傅亮和檀道濟,廢少帝營陽王劉義符,迎立劉義隆,然而不到兩年,這四人就先后被自己所擁立的主子誅殺!——所謂鳥盡弓藏,功臣也不是好當的。徐羨之等四人,都是當世雄杰,論功業、謀略和將才,范曄都難望其項背。
   《董宣傳》和《嚴光傳》是《后漢書》中的名篇,范曄能為他倆立傳,“強項令”董宣和“山高水長”的嚴子陵由此流芳千古,然而范曄自己,卻被人輕易用錢財引誘,為所謂的“與帝家聯姻”這樣的虛榮所激將,結果招致滅門慘禍,讓人噓噓不已!
   臨刑之際,看看范曄的表現,會使我們對這位才子的個性有更深的了解。
   押赴刑場時,范曄是首犯,走在前面,他的四個兒子,以及謝綜、孔熙先等人隨后,一路還有說笑,頗有慷慨赴死的氣概。范曄母親與妻子前來探視,一邊哭、一邊罵。妻子撫摸她的兒子,回罵范曄“你不為我著想,不感天子恩義,死了固然不足惜,為什么要連累子孫啊!”范曄生母哭道:“主上待你這么好,你卻一點也不感恩,又不想想我這個老人!今日怎樣?”乃用手不停地擊打范曄的額頭,范曄毫無愧色。及至妹妹和伎妾來別,范曄始嚎啕大哭。查抄范曄家產發現,樂器珍玩,伎妾的服飾珠寶,不可勝數,而范曄生母住處敝陋,四壁蕭然,只有廚間有些柴草,侄子沒有冬被,叔父穿著單布衣。
   太史公司馬遷說“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輕于鴻毛”,觀范曄之死,有鴻毛之感。
  
  
  

共 2463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語言簡潔凝練,邏輯縝密清晰,描述客觀細膩,主題明確集中。范曄以絕世才學,弒君謀反,招致殺身滅門之禍,讓人扼腕嘆息之余,不免恨其愚蠢。范曄有才,然無功業可乘,官至太子詹事,位非不隆,宋文帝實待其不薄。且其自身行為佻達,廣置伎妾,一向為士林所鄙。禮部尚書何尚之曾參諫文帝道:“范曄志趣異常,不應賦予如此重任。不如外放廣州刺史,免生事端。”文帝沒有采納,可見他對范曄還是信任的。查抄范曄家產發現,樂器珍玩,伎妾的服飾珠寶,不可勝數,而范曄生母住處敝陋,四壁蕭然,只有廚間有些柴草,侄子沒有冬被,叔父穿著單布衣。作者通過描述歷史人物范曄的生平事跡,闡明了一個顛撲不破的真理:人活一生,以德為貴;德不配位,終難長久。推薦發表,問好作者,感謝賜稿綠野文學社團,祝福創作愉快,佳作連連。【編輯林科】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清風齋主        2019-06-23 12:11:32
  感謝林科老師辛勤編發,問好老師,祝創作豐收!
共 1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河南快三走势图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