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情感小說 >> 【柳岸】迎春(小說)

精品 【柳岸】迎春(小說)


作者:魏怡鄒田雅 童生,634.33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979發表時間:2019-06-23 08:14:19


   就在接近那塊巨石的時候,遠處來的一陣風把阿婆吹了個趔趄,如果不是手里拄著拐杖,肯定會把她刮倒,畢竟八十多歲的人了。1982年冬天的阿婆看上去背更駝了,滿臉的褶皺更加深厚,滿嘴找不到一個牙茬子的阿婆說話漏氣,所幸的是,她耳朵還不是太聾,眼睛還不是太花。阿婆努力把身子側棱到巨石邊上,就像躲避鬼子掃蕩一樣把那陣風讓過去,隨后順著一邊的斜坡爬到那塊巨石上,一腚坐了下來。
   “瀛汶河呀,長又長,人民心系共產黨,瀛汶河呀,寬又寬,八路軍領著咱們保江山……”阿婆唱得聲音很低,阿婆氣短,唱得費勁,不仔細聽,根本聽不清詞兒。
   坐下來的這塊巨頭,很多年前阿婆在這里歇過腳。是這山上最大的一塊,探著瞭望的身子,孤零零的,像堅守,更像期待。
   很多年了,阿婆有空就往這里跑,跑到這里就唱,唱完了就在這里發呆。
   阿婆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往這里跑的,包括她自己也沒記清楚,十年了吧?不,應該是二十年,不,二十年不止呢,應該從全國剛解放那年算起。多少年阿婆記不清了,隨著年齡的增長,阿婆跑得越來越勤,勤到這塊巨石都被她用腚打磨“明晃(亮)”了。
   眉目散架了。風把阿婆的頭發吹起來放下,放下又吹起來。如果亂了,阿婆就捋捋。阿婆亂了的頭發像這天倉嶺上的枯草一樣,干燥焦黃蒼白。
   “還有幾天就過年了,阿婆咋還往這里跑?”有人跟阿婆說話。
   阿婆似乎沒聽見,來人又說:“阿婆呀,地,你實在種不了千萬別逞強,有大伙兒呢。”
   阿婆沒搭腔,來人意猶未盡:“地,說分就分,大伙兒抓鬮還剩給我一頭牛,可我咋就高興不起來呢?感覺就像一下子回到了解放前,阿婆,你說,革命烈士的鮮血這不是白流了嗎?”
   這回阿婆聽到了,阿婆不樂意,阿婆說話了:“像我這樣的孤寡老人政府會不管?拴住子,你想想,共產黨啥時候坑過老百姓?共產黨啥時候又不是為了給咱老百姓謀幸福?虧了你還是黨員,虧了你還當了那么多年的村支書。”
   挨了一頓數落,拴住子撓著頭皮:“俺腦筋就是一時拐不過彎來。”
   阿婆不再理拴住子,似被塑成了一尊嚴絲合縫的雕像。拴住子有些不好意思,準備離開,拴住子不放心地說:“阿婆,牛還在那坡放著,太陽都快落山了,早點回家吧,離莊還有五里地呢,早點回家吧。”
   拴住子還沒走幾步遠就被阿婆叫住了,阿婆說:“我托付給你的事你可記下了?”
   拴住子知道阿婆的心事,卻依舊重了口氣說:“阿婆啊,你都不知囑咐我多少遍了,記下了。”
   阿婆聽懂了拴住子的不耐煩,布滿褶皺的臉上還是立馬有了一個滿意的表情,喃喃地說:“記下了就好,記下了就好。”
   拴住子再次囑咐阿婆說:“阿婆,早點回家啊。”阿婆說:“你先走,我再等等。”
   天倉嶺地處泰沂山區余脈。崇山峻嶺到這里戛然而止。這里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遠處是一馬平川。阿婆腳下的盤山路細如絲帶,又像一條正在鉆進草叢里的蛇,時隱時現。這是條1969年才開劈的連接平原與山區的唯一的一條沙石路,偶爾有汽車駛過,車后必會拖出一條塵土飛揚的黃龍。任何一輛汽車喇叭的鳴叫聲,都不能把阿婆走遠了的思緒拉回現實。阿婆抽了骨頭的目光早已放眼在平原的上空,那上面實實在在地承載著阿婆的希望。此刻平原的上空空濛灰暗,像八路軍白里透灰,灰里透白的軍裝,遠山上的殘陽像八路軍戰士負傷后正在冒出殷紅的鮮血,這鮮血最后流淌開來,在天空中凝固成一道道壯觀的紋路,阿婆的思緒順著這些血紅的紋路早已越過千山萬水,跋涉到了那殘酷的戰爭年代。
  
   二
   1939年臘月二十七,對于大多數山里人來說都是一個平常素日,太陽早上從東山上出來,晚上從西山上落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最多是有了點年味,可正是從這天起,讓阿婆堅定了抗日的決心。
   那天腆著大肚子的阿婆正在喂雞。阿婆喚雞,抻著脖子的雞們就咕咕咕咕叫著過來搶食,當她把瓢里最后一把米撒出去的時候,又聽到了那種熟悉的聲音,由遠而近的聲音清脆、利落,充滿朝氣,在巷子里格外好聽,那是驢蹄子叩擊在青石板上的聲音。阿婆對在磨道里低著頭擦镢頭的男人說:“豪他爹,恁小姨來了。”
   那個擦镢頭的豪他爹極不滿地斜楞阿婆一眼說:“豪他娘,怎么說話呢?是孩子他小姨好吧?”
   阿婆笑著改錯:“是孩子他小姨,是孩子他小姨。”
   豪他爹嘟囔說:“凈占人便宜。”
   孩他娘和豪他爹正開著玩笑,一個十六七歲的姑娘風風火火地闖進了院子。姑娘一進門,豪他爹就直起身對姑娘說:“白萍來了?”
   白萍人還沒進全,聲音早就飄進來,白萍說:“姐夫這是要上坡刨地?”
   豪他爹說:“莊戶人種地哪能呆到這個時候才刨?你又不是不懂,我先把家伙收拾收拾,等點種的時候使起來順手,哎,我說,白萍,從恁萊蕪縣的吉山莊到章丘縣的俺莊,騎著驢也得走一整上午,一進臘月你來了三趟了……”
   沒等豪他爹把話說完,白萍不高興了,白萍說:“邱安生,你什么意思?嫌我來多了?要不是俺姐沒有公公婆婆,俺才不稀來呢。”
   邱安生說:“你不只是為了這個吧?”
   白萍哼了一聲:“落后分子”。
   阿婆見姐夫和小姨子兩個人又開始斗嘴,插話說,三妹別理他。阿婆接著問,邱梓豪咋沒跟著你回來?都二十多天了,不知道回家過年?
   白萍說:“讓他回來他不回來,整天跟著他小舅,除了在瀛汶河里摸螃蟹就是在兒童團練殺鬼子,姐,你猜怎么著?兩個人那天碰到汪政委,嚷嚷著要參加八路軍,汪政委問他倆多大了,邱梓豪對汪政委說,俺是他舅,俺倆同歲,今年十二了,邱梓豪還沒說完,他小舅不樂意了,他小舅用手指戳了自己又戳邱梓豪,吼道:俺,是—恁小舅。兩個人把汪政委和警衛員逗得差點笑岔了氣,笑完了,汪政委摸著邱梓豪的頭說,小鬼,你們太小了。”
   白萍神神秘秘地對阿婆說:“姐,告訴你個好事。”
   阿婆忙問:“啥好事?”
   白萍悄聲說:“我當了咱村的婦救會長了。”
   阿婆看上去很驚訝,問:“那得多大的官?”
   “簡單地說就是咱莊里婦女抗日的事都歸我管,不過不是正式的,是代理。”白萍又說,“其實也沒什么兩樣,很快就是正式的了,高興得我一宿沒睡好,天還沒亮我就趕緊過來告訴你來了。”
   阿婆要給白萍做飯吃。白萍看看日頭正中,自己天剛亮就急著趕路,早飯也沒吃,肚子正咕咕叫,也就沒謙讓。阿婆要臨產身子沉不方便,白萍問圪蹴在門檻上吧嗒吧嗒抽煙的姐夫,邱安生,來了客人也不知道招待?接著用命令的口氣說:“過來燒火!”
   邱安生在土灶前燒火做飯。阿婆遞給白萍一個矮凳子,姐妹倆一人一個,坐著面對面說話。灶前的邱安生瞇著眼又吧嗒了一口,很享受的樣子,就在他在地上磕打眼袋鍋子時對白萍說:“挨過年去就要生孩子了,到現在我和恁姐還沒給孩子想好名字,三妹你給孩子起個名字吧。”白萍聽邱安生讓自己給孩子起名,就有了一絲小感動,沒法安放自己似的,說,姐夫把這么大的權力交給我,我能行?”
   邱安生說:“你也別推脫,就你的事。”
   白萍想了想說:“我看俺姐這事怎么也得過了年,過了年春天才算真正的來臨,如果是丫頭呢,就叫她‘迎春’,你覺得咋樣?”
   頭孩是男孩,有了傳宗接代的,阿婆和邱安生都盼再生個閨女,這樣一來就可以兒女雙全。雖說想生就可以生,沒人擋著沒人攔著,可想生不一定就能生出來,兩人成親時阿婆16邱安生19,阿婆28歲時才懷上梓豪。本想女人開了懷就會像下驢屎蛋,一個接一個,可誰知這一隔又是十二年。如果生個女孩叫“迎春”阿婆感覺這名字挺好,邱安生也說這個名字確實不孬。邱安生說:“如果再給你生個外甥呢?”白萍連想都沒想說,就叫“抗日”。
   邱安生說:“你瘋瘋失失的就整天知道‘抗日抗日’,還不抓緊找個人嫁了好好過日子,天天來動員俺和恁姐姐抗日,是恁姐姐腆著大肚子能抗日,還是我使燒火棍子就能抗日?”
   白萍說:“汪政委說了,全民抗日人人有責,我姐姐就怎么不能抗日了?生完孩子可以參加婦救會,你就怎么不能參加抗日了?汪政委說了,扛著镢頭照樣能打鬼子,汪政委還說……”
   沒等白萍把話說完,阿婆插話說:“聽你說那汪政委才20出頭就當了政委,領著上千號人打仗,真了不得。你還說他送過你照片,是不是他對你有意思?”
   “誰知道呢?”白萍不好意思。
   阿婆說:“那就是你看上人家了?”
   白萍滿臉羞澀,像天空染上了彩霞。白萍不做聲。阿婆說:“你倒是說話呀。”
   白萍說:“這事成了一半。”
   阿婆問白萍:“啥叫成了一半了啦?”
   白萍說:“就是我同意。”
   阿婆氣得點著白萍的額頭說:“你個半吊子!”
   白萍又問邱安生什么時候參加到抗日隊伍里來,邱安生說,你姐姐馬上要生孩子你又不是看不見,我實在走不開。
   白萍說:“參加抗日不見得一定要去隊伍。”
   邱安生說:“坐在炕頭上打不了鬼子吧?”
   白萍白了邱安生一眼說:“咋就和你說不明白呢?可以干些發動一下群眾送送情報的事情,甚至可以當民兵。”
   邱安生說:“反正這抗日的事都是當兵人干的活,再說鬼子也沒你們說的那么孬,前幾天我在天倉嶺上刨地,過來兩個日本兵問路還敬給了我一支洋煙呢。”
   白萍說:“還是姐夫的面子大,日本鬼子還能從東洋跑了來給你敬煙,沒一刀劈了你算你命大,說不定那一霎,就叫你就知道日本鬼子有多么孬!”
   正要開飯的時候,莊頭傳來了槍聲。接著街上有人邊跑邊喊:鬼子來了,快跑呀!喊聲聽上去讓人恐怖。
   邱安生說:“白萍,和你姐姐抓緊下地窖。”然后邱安生用镢頭在滿地亂石板鋪成的院子里撬起來一塊最大的,這時一個黑洞洞的窖口露了出來。
   白萍往下瞧,窖子兩人多深,窖洞好像不大,再看看姐姐腆著個大肚子,如果自己先下去不一定能托住她,把姐姐摔著可就麻煩了。白萍忙對邱安生說:“姐夫,你和姐姐下地窖,快。”
   邱安生催促白萍說:“你和你姐下。”
   白萍說:“姐夫和姐姐下。”
   兩人爭來爭去,白萍說:“再不下就來不及了。”
   邱安生下了地窖,阿婆開始下,阿婆腆著個大肚子不好下,不好下只好側棱身子,側棱了身子也不好下,就繼續側棱,邱安生在下面拽腿托屁股,指揮也不管用,側棱來側棱去,差不多的時候被一對大奶擋住了,白萍讓阿婆把手舉起來,白萍把那對大奶摁下去,阿婆才算進了地窖。
   邱安生讓白萍抓緊下來,白萍說,來不及了,姐姐姐夫,我不叫你們,千萬別出來。“咣當”一聲,白萍把那塊薄石板蓋上了。
   阿婆和豪他爹再見到白萍時白萍已是一絲不掛地躺在炕上,兩條腿耷拉在炕沿下,兩只雪白的乳房一覽無余地高聳著,白萍的嘴里被一塊粗布毛巾堵著,兩只不瞑目的眼睛幾乎瞪出了眼眶,兩腿之間還有血在殷殷流淌,私密處塞著一個氣急敗壞的笤帚疙瘩……
   阿婆無法知道白萍蓋上那塊薄石板后的一切細節,窖洞里的阿婆只聽到大門被撞開和隨之而來的嘈雜聲。事實是:白萍蓋上石板后沒找到適合藏身的地方就想沖出大門,剛到大門就被十幾個鬼子堵了回來,帶頭的鬼子看到俊美的白萍,大叫“花姑娘,花姑娘”,白萍有一對無法掩飾的小酒窩,十分討人喜歡,被帶頭的鬼子發現了,帶頭的鬼子大叫“花姑娘,帶酒窩的花姑娘”,鬼子把白萍往屋里拖,白萍自然不是鬼子的對手,白萍要破口大罵,嘴早就被捂住,白萍被鬼子們摁住,掙扎不動,帶頭的鬼子并沒有急著去強奸白萍,而是放下指揮刀,摘掉手套,用手指在白萍的乳房上劃拉,劃拉夠了又去摸白萍的臉蛋,欣賞把玩夠了才發泄獸欲,帶頭的鬼子發泄完了,又示意了那十幾個畜生。
   藏在地窖里的阿婆和豪他爹不敢出來,不知過了多久,嘈雜聲才逐漸消失。嘈雜聲逐漸消失后,兩人盼著白萍來掀開頭頂上的薄石板,好讓他們出去,但緊等慢等沒有動靜,地窖里空間逼仄,讓人喘不過氣來。
   阿婆說:“豪他爹,俺想出去。”
   邱安生說:“稍等等,說不定鬼子還沒走。”
   兩人等了一會。阿婆又說:“豪他爹,俺想出去。”
   安秋生說:“沉住氣。”
   兩人又等了一會,阿婆又說:“再等等。”阿婆急了,說:“怕是等不了了,我肚子疼開了,恐怕要早產。”
   實在沒辦法,在滿地窖的絕望里,邱安生用頭生生地把那塊薄石板拱開,然后連拽加拖才把阿婆弄出來。
   迎春當天晚上出生,阿婆生完孩子后兩天不吃不喝,迎春和新年的到來并沒有給她帶來快樂。阿婆完全沉浸在白萍死亡的悲痛之中,阿婆目光呆滯。阿婆的淚水飽滿而結實,像斷了線的珍珠,散落下來,又像冰雹一樣滿地亂滾。
   邱安生勸阿婆說:“吃點東西吧。”

共 23232 字 5 頁 首頁1234
轉到
【編者按】先看小說故事的首和尾——年邁的阿婆在那天倉嶺上,一曲抗日的歌響徹空域,不要以為阿婆的腦子出了問題,也不要以為阿婆還沉浸在那個不堪回首的戰爭年代,鐫刻在阿婆身上的故事已經雕塑了一代英雄母親的風骨,無法打斷阿婆永唱不衰的歌曲。這篇小說,是給一位革命老區的阿婆立傳,寫一個農家女人在抗日年代為了支持共產黨領導的隊伍抗日而投身革命的故事,其中最核心的情節是為了養好傷員,度過糧荒,阿婆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將自己的女兒變賣換糧的事跡,讀后催人淚下,撕心裂肺,扼腕斷臂之痛,不勝唏噓。小說寫了阿婆決心抗日的情感經歷,寫了家人慘遭蹂躪和屠殺的悲慘場景,寫了阿婆帶領婦女為八路軍隊伍在后方做軍鞋撫養傷員的故事。其間,寫了日寇燒殺搶掠奸淫等殘暴罪行,顯示了戰爭的殘酷,正是這樣的殘酷也喚醒了阿婆善良的人性的爆發,她以自身的覺悟和能力,為抗日做著工作,掩埋了親人,獻出了兒子,吃過觀音土,以有限的奶汁喂養了八路軍的后代,這些事跡,已經不僅僅屬于阿婆一個人了,正是革命老區的故事縮影,是整個民族抗日的生動記載。小說主要情節是寫阿婆為給傷病員籌糧而忍心賣掉親生女兒迎春的故事,阿婆幾經反復才出手孩子,故事令人有呼天搶地之悲,更生捶胸頓足之力。人性在極端背景下,被蹂躪被絞殺而又不得不忍心扭曲人性的悲劇,其極端性令人難以目睹。情節本身就是深刻的控訴,這個故事所表現的是中華民族在大義面前最高尚最可驚天動地的偉大人性,也揭示了中國人民抗戰必勝的深刻原因,讓我們受到一次深刻的教育。這篇小說,視覺焦點犀利,以一個英雄母親的經歷,拓展了抗戰的畫面,寫人物在戰爭中成長,是給我們的一部認識戰爭認識人性的生動教材。故事曲折生動,情節悲愴,富有超強的感染力。人物形象鮮明而具有個性,有血有肉,豐滿動人。故事情節殘酷與溫暖交叉,人性與兇惡搏擊,帶著強烈的矛盾沖突,給人視覺上的沖擊感,心靈上的震撼感,具有深度的意義。十年抗戰,陰霾籠罩,但春終將到來,迎春的含義無需解說,讀者心底就泛起了迎春不易惜春珍貴的感情。小說長于故事的敘述,用故事表現人物,符合小說的表現特點。環境描寫很有地域色彩,還原了那段歷史風貌,對表現人物起到了烘托作用。小說很多細節鏡頭都是立體式的,讀之仿佛在眼前再現,讀者輕易就會走進作者所描寫的環境,就像親歷故事,感情的投入不靠渲染,只靠故事攝人。語言很有表現力,質樸生動,其中很多當地民俗風味的描寫,顯示了情節的真實性。讀罷凝目,阿婆這個人物,看似風燭殘年,但依然以其偉大的精神風骨矗立在山峰,令人崇敬。推薦賞讀好小說,感受一代抗日母親的高風亮節。【編輯:懷才抱器】【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F201906290002】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懷才抱器        2019-06-23 08:17:09
  這個故事并非如“春去春又回”那么纏綿,而是熱血鑄就迎春曲,徹霄飛云,經久不衰。感謝作者投稿柳岸,希望精彩繼續紛呈。問候作者夏祺,順祝創豐筆健。編輯:懷才抱器。
2 樓        文友:懷才抱器        2019-06-23 08:24:35
  感謝作者青睞柳岸,希望作者在柳岸創作愉快,收獲更多。希望加入柳岸花明文友交流群QQ 490413039。謝謝支持。
3 樓        文友:魏怡鄒田雅        2019-06-23 09:19:33
  老師辛苦了。謝謝。我對多說不足之處比較感興趣
4 樓        文友:老百        2019-06-23 10:27:09
  向魏怡鄒田雅問好,欣賞佳作,為佳作點贊!恭祝創作豐收,期待更多佳作點綴柳岸,展示您的風采!
   為便于聯系,請加入柳岸文友交流群:490413039
柳岸花明社團歡迎各位文友 聯系群QQ:858852421
5 樓        文友:生命花        2019-07-15 11:51:10
  拜讀佳作!
.
共 5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河南快三走势图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