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回歸線上 >> 短篇 >> 雜文隨筆 >> 【回歸】半幅亭小品十六(隨筆)

編輯推薦 【回歸】半幅亭小品十六(隨筆)


作者:夢羽 童生,898.4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479發表時間:2019-06-23 07:52:28

【回歸】半幅亭小品十六(隨筆) 一、長物志
   “眼前無長物,窗下有清風。”此處“長”讀掌音,長物者閑雜物等,如“某某重地閑雜人等莫入”意。香山《銷暑》詩,心靜自然涼,何暑之有?惟心靜最難,心房是重地,閑雜人等事等物等莫入,當胸要掛一幅免入牌。免入牌能否免入,主人是自己,不是人不是亊不是物。本來無一物,至于塵埃,惹塵埃的是自己,不惹亦自己,所謂禍福自招是也。
   香山曾向惟寬和尚問禪。
   問:“既曰禪師,何以說法?”
   師答:“無上菩提者,被于身為律,說于口為法,行于心為禪。應用者三,其致一也。譬如江湖淮漢,在處立名。名雖不一,水性無二。律即是法,法不離禪。云何于中妄起分別?”
   問:“既無分別,何以修心?”
   答:“心本無損傷,云何要修理?無論垢與凈,一切勿念起。”
   問:“垢即不可念,凈無念可乎?”
   答:“如人眼睛上,一物不可住。金屑雖珍寶,在眼亦為病。”
   問:“無修無念,又何異凡夫邪?”
   答:"凡夫無明,二乘執著,離此二病,是曰真修。真修者不得勤,不得忘。勤即近執著,忘即落無明。此為心要云爾。”
   眼睛里容不得沙子,心里的沙子更難容了,端的是才下眉頭又上心頭。閑雜人事物等如滾滾黃沙粘我執我,但我不粘不執,要來你便來,要去你便去,與我無關。本來無一物,不執念,何處惹塵埃。
   有時畫蛇添足亦必要的,比如“眼前無長物,窗下有清風”,可以茶事可以讀書,但要閑書,如《長物志》等,當然最好是高眠。
  
   二、尋我
   我是時時勤拂拭的,屬業精于勤的一類。
   那一天很忙,尚且顧不上寢食,更別說灑掃之事了,菩提樹下遍地狼藉的落葉,風吹起則婆娑繽紛,明鏡臺上塵埃業已落定,照我不見了。
   試問我在哪?便尋我,遍十方世界。
   某日某地,偶見題壁有偈詩:“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仿佛有悟,遂傍山結草為廬,不再尋我。
   當“不再尋我”的剎那卻發現:“我在這里。”
  
   三、煮茶
   赤泥開印煮清泉,勺子揚湯,綿綿的醇厚歲月亦綿綿悠長,幾不知今年是何年,只有回甘與留香是真實的。這就是唐時煮茶,只不過風爐換作了電陶爐。午睡初足,一窗竹風一盞茶,直到夕陽在山,月印前溪。慢慢地生活,天又長地又久,蔬飯而已。
  
   四、雜感
   世上的書真多,譬之書海。尤其近現代,著書已呈工廠的生產線流水程序,匯而成四大海了。但是,稱之為經者僅有限如《圣經》、《古蘭經》、佛經、儒家道家稱為經者諸等。凡經都導人向善,譬如布施,《古蘭經》云:“你們不要責備和損害受施的人,而使你們的施舍變得無效,猶如為沽名而施舍財產,并不信真主和后世的人一樣。”其它經關于施舍其理同出一轍,表述都簡單都莊嚴,幾乎不要所謂的道理。而今讀書又累又難,因為有層出不窮的道理要思考要辨別。便試問那些生產出來的道理與生產者本人腳下的路是否相符,不然不要害人。
  
   五、話梅
   “寒梅最堪恨,常作去年花。”義山恨梅。它什么時間開花什么時間落花是它的自由,又干卿底事,梅花真冤枉。不過寒梅尚有自知之明:“只因誤認林和靖,惹得詩人說到今”,無可奈何也,惟安之若命罷了。
   有張耒曾向趙師秀討教寫詩,趙師秀說:“但能飽吃梅花數斗,胸次玲瓏,自能作詩。”看來這兩個宋人都飽食梅花了,所以有好詩。“黃梅時節家家雨,青草池塘處處蛙。有約不來過夜半,閑敲棋子落燈花。”趙詩境幽而心閑,從前慢。“寒夜客來茶當酒,竹爐湯沸火初紅。尋常一樣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杜詩溫暖而禪趣,清新有活色。
   原來梅花有發幽興的好處,故我亦要植數本于墻邊。雖不能至我成吟,但有暗香疏影,也算舊時月色照我了。
  
   六、佛
   所謂佛,一言可以概括,人格之圓滿也。故現世有佛。佛不可說,在踐行中見佛。子曰聽其言觀其行,而落腳處便在行為上。
  
   七、偷閑
   能得閑還要有一方清幽,看書吃茶,閑處自是清芬。董橋說讀書莊嚴看書瀟灑,我始終悟不出其中妙意,但看閑書,時吃茶一小口,倒有一份自在與輕松。窗外偶有鵓鴣的啼鳴,雖在近處,聽來卻是深遠的,十分契合我閑處的氛圍。憑欄的時候,夕陽在樹,我覺得夕陽與時間無關,于我只是一種風景。
  
   八、船山詩
   張船山詩味很足:“秋菊春蘭不是萍,故教相遇可中亭。明修云棧通秦蜀,暗畫蛾眉斗尹邢。梅子含酸都有意,倉庚療妒恐無靈。天孫冷被牽牛笑,一角銀河露小星。”“尹邢”曲出漢武尹邢避面,韻人韻事,細細品讀絕有味。張問陶,字仲冶,號船山,乾嘉時人,詩、書、畫造詣精深,時人洪亮吉將其與李白蘇軾并論:“謫仙和仲并遮幾,若說今人已無偶。”為詩為文標舉性靈,今人錢仲書先生更是提議將乾隆三大家中的蔣士銓換為船山先生才能名副其實,雖然蔣士銓與鄱陽千絲萬縷,但是讀船山詩我信錢鐘書。
   船山先生說好詩不過近人情,亦說詩中無我不如刪,人情有我端的是真性情,無偽無做作,難怪袁枚視他"八十衰翁生平第一知己。”
   船山《綠岸》詩:“丹青影里放扁舟,山水都從枕上游。岸草沿流綠無縫,遙村點染露紅樓。”
  
   九、茶思
   茶是飲品,喝得時間長了,多少亦能有所品的。但不耽溺,無可無不可而已。一盞茶總在當下,好心情與之呼應,過舌即空旋又回甘。回甘氤氳,意蘊緬邈,而心是歡喜的,獨茗時天地真大。而茶的分享在人情在物意的美好,人世溫情正如茶后的回甘,卻淡淡又意思無限。
  
   十、雜感
   說人的超脫往往以超然物外形容之。超然物外有兩層意思,一者在物,物是根基,宛如詩的格律,無根則成浮萍了,但不可拘于物,拘于物即為物役而不能超拔,于是為人狹隘做事拘泥;一者在物外,物外是氣象格局,但不能失于物而落于空疏,否則即所謂的玄之又玄了,其人只不過夸夸其談而已。藍天白云下飄飄搖搖的風箏真好看,但要有手有線的牽引,不然則不知飄去哪里了。這超然物外可譬中國書畫,書畫是物,留白是物外,既要重書畫之功,又要涵養胸次灑落的書畫之外的意韻。讀陶淵明詩有一種感覺:放浪形骸其外,謹守規矩其中,陶淵明是超然物外的。
  
   十一、逍遙
   “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是悠悠然抬頭見南山,不是見南山而悠然自得。雖沒有莊子恢宏詭譎,平實亦能逍遙游,與曾點春服既成都陶然自樂,前人說有莊子意思。生活在于體驗,生命亦在于體驗,或儒或道,如佛說不可說,是真的描寫不出的,故陶詩有“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十二、心遠地自偏
   感謝有雨,正好偷閑下半晝,近窗斜臥葦席上讀陶淵明詩。能夠“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靖節先生涵養的是“心遠地自偏”。這種境況我最怕有電話來,實則說明我尚有車馬之喧,不在人欲盡處。
  
   十三、觀樂
   在禮樂文明的傳統中,不只有禮教,還有樂教。所謂禮教吃人,大概是因為丟掉了樂教。有古琴曲《華胥引》者,典出《列子》:“黃帝晝寢,而夢游于華胥之國。華胥氏之國,在弇州之西,臺州之北,不之斯齊國幾千萬里。蓋非舟車足力之所及,神游而已。其國無帥長,自然而已。其民無嗜欲,自然而已。不知樂生,不知惡死,故無夭殤。不知親己,不知疏物,故無所愛惜。不知背逆,不知向順,故無利害。都無所愛惜,都無所畏忌。入水不溺,入火不熱,斫撻無傷痛,指摘無痛癢。乘空入履實,寢虛若處林。云霧不礙其視,雷霆不亂其聽,美惡不滑其心,山谷不躓其步,神行而已。”有此精神之養,然后有禮之秩序,遑論華胥,實則華胥也。
  
   十四、山居
   為等第一聲鳥鳴,我凌晨三點醒來,燈下讀陶詩:"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鳥鳴了,我也要去屋后菜地鋤草。
  

共 2907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讀夢羽君的文字常有恍若置身于空靈之飄渺處,有不知今夕為何夕之感;又恍若與古豪杰共語千載之上,到后來,全用輪指,那抑揚頓挫,入耳動心,恍若有幾十根弦,幾百個指頭,在那里彈似的。那天我想,夢羽君沒工作嗎?夢羽君是富二代嗎?有錢有閑才能有如此非分之念想和體驗。這許多清凈之思,徹透自悟,必有相關配合才能入境。鳥鳴了,我也想要去屋后菜地鋤草,但目前的我只能是在自家心中的菜地鋤草了。讀完夢羽君的這番小品遐思,最記得慢慢地生活,天又長地又久,蔬飯而已。那些生產出來的道理與生產者本人腳下的路是否相符,不然不要害人。佳作,特此推薦!【編輯;策馬南山】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策馬南山        2019-06-23 07:59:07
  晨起又見夢羽君,一天就清新氣爽,下午喝茶時不妨也讀閑書,體驗一下夕陽與時間無關,于我只是一種風景的心情。問好朋友了!
人生如夢
回復1 樓        文友:夢羽        2019-06-28 17:58:33
  謝南山先生點評。我只是玩味而已,莫作文章看。
共 1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河南快三走势图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