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淡雅曉荷 >> 短篇 >> 影視戲曲 >> 【曉荷】酒桌趣話(相聲)

編輯推薦 【曉荷】酒桌趣話(相聲)


作者:煙云墨雨飛 進士,9853.7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707發表時間:2019-06-21 14:05:51


   甲:請問,你哪兒的人?
   乙:我呀,北方人。
   甲:北方的冬天,外面賊拉拉冷,屋里卻是有暖氣很暖和。也因為天氣冷,你們很少出去,是不是?
   乙:對啊,我們北方人管這個叫“貓冬”。
   甲:我有個疑問,那這個漫長的冬季怎么打發呢?
   乙:以前啊,就是聚在一起聊天喝酒講故事唱歌唱二人轉,現在呢,可是豐富多了。看電視、K歌、打撲克打牌打麻將下棋等等。
   甲:嗯嗯,是這樣的——我是南方人,也在北方居住。我的房東是個地道的北方人,喜歡喝酒,一到冬天就來找我喝酒,也不寂寞。
   乙:那好呀,在北方,能跟你喝上酒的一定是關系不錯。
   甲:是不錯——你聽,(做傾聽狀)腳步聲,然后還是敲門聲,他果然來了。
   乙:還不快開門,讓人家進來。
   甲:我趕緊打開門,果不其然,真是他。
   乙:他一定是,左手拿著一瓶二鍋頭,右手拎著一包花生米,半斤豬頭肉……
   甲:對對,你咋知道?
   乙:東北人就喜歡這下酒菜。
   甲:我趕緊把房東讓進屋,拿筷子杯子,隨后坐下來問他,大哥,聽說你處了一個對象叫斷琴,咋沒去陪她?
   乙:是不是那個叫斷琴的女孩有事走了?
   甲:房東大哥嘆了一口氣說,唉,斷琴要斷了……她說要等……
   乙:啊?等?問問到底是怎么回事?
   甲:我趕緊問他,大哥,為啥等?等是什么意思?你們相處的不是很好嘛。
   乙:就是啊,因為什么?
   甲:房東大哥回答,啥為什么?人家嫌我是個麻將迷,就說啥時候戒了啥時候再說。
   乙:這樣啊,等就等唄。要不然就斷了吧,咱重新找唄——沒聽別人說么,舊的不去,新的不來。離開錯的遇見對的。
   甲:(一愣)嘿,這是我要說的話,你咋說了?
   乙:我猜你準會這么說——人家都是寧拆十座廟,不毀一門親。你咋這么喜歡讓人家斷呢?心態不正。
   甲:猜得真準——我心態很好嘛,就是有點不自在,憑啥他有對象我沒有嘛。
   乙:(對觀眾)這都什么人啊?
   甲:好好聽著,能不能別打岔了——我問他,大哥,你都有對象了,不會又去玩了吧?輸了多少?
   乙:等等——原來你這房東好賭啊?
   甲:也就是一把能贏個千八百的,一把能輸個萬八千的。
   乙:得,原來是賭徒一個,人家姑娘當然不喜歡了,難怪要讓等了。
   甲:別拱火啊,這種時候要勸。不是你說的嘛,要寧拆十座廟,不毀一門親。
   乙:好么,又在這兒等著我呢——也對,可不能拱火。
   甲:我就勸他,大哥,不是有首歌叫,站著等你三千年嘛。
   乙:對,是有這么一首歌——不過呢,站久了我估計得累啊。
   甲:你可以躺九千年,剩那一千年你站著。
   乙:嘿,別說我啊,說你那房東大哥。
   甲:大哥喝了一口酒,吧嗒一下嘴說,躺著比站著累,那我還是站著。不過呢,如果她陪著我還差不多,不管站著躺著,哪怕撅著我都愿意等。
   乙:(偷笑)撅著干嘛?在地上爬?
   甲:你笑啥?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饑,瞧把人家急的,撅著都樂意等。
   乙:我是替你們著急呀。
   甲:我不急。我都骨灰級了,沒那個需求了。雖說是共性,也有特例,我屬于后者。
   乙: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甲:姐是限量版,全球僅一款。
   乙:超級自戀、自負、自大,那我就是絕版。
   甲:要么征服我,要么別來打擾我,要么留我清白,要么許我未來。
   乙:你放心吧,我絕對沒有非份之想,保持距離,我怕挨撓。這是斗戰勝佛,不是女人,一點都不可愛。
   甲:主動對號入座,沒人說你——水是有源的,樹是有根的,姐的感情是火熱水深的。
   乙:得,又岔道了,咱剛才不是勸你房東嘛——這磕嘮哪兒去了?
   甲:對對,勸房東啊,咋拐彎了?都是你,瞎引道。
   乙:得,賴上我了——接著說。
   甲:大哥說,我從好幾天就發現不對勁,看她QQ換了頭像,估計有事發生……
   乙:這和換頭像有什么關系啊?
   甲:頭像換的勤,心里肯定有別人。
   乙:嗨!沒聽說過。
   甲:我就琢磨她不是斷琴啊,是斷了弦,而且還斷了一根筋。
   乙:好么,拿人家網名斷章取義。
   甲:我說,大哥啊,聽你這話的意思,你是不愿意等人家啊,換句話說也不戒賭,在找人家借口呢。
   乙:估計是這個意思。
   甲:一個別人的前任,我還不稀罕呢。
   乙:哪個現任不是別人的前任?咋還忌諱這個?
   甲:哼,姑娘到處都是——勾搭在于晨,撩妹在黃昏。要想皮膚好,勾搭要趁早,姑娘排著隊,就等領走了。
   乙:這都什么亂七八糟的,還一套一套的。
   甲:假如一個男人,屬于煙不抽、酒不喝、麻將不打、游戲不摸,見到小姑娘還敢嘮嗑么?
   乙:你這是歪理邪說。
   甲:那你說,我該咋辦?
   乙:戒賭唄。
   甲:這個不太好戒啊,難度系數九點九九九。
   乙:慢慢來,只要有決心,一定能戒掉。
   甲:一瓶二鍋頭見底了,大哥總算開了竅,愿意試一試。
   乙:看不出來啊,你還挺適合做思想工作的。
   甲:還行吧,一般般。
   乙:說你胖你就喘——那快點給我介紹一個對象唄。
   甲:行,沒問題。
   乙:(抱拳作揖)那就先謝謝了!
   甲:不過呢,有個條件,你要請我喝酒——放心,我不挑,更不宰你,四個碟子八個碗就行。
   乙:啊?兩個人,十二個菜?你吃的完嗎?
   甲:那就一盆醬大骨咋樣?外加一碟花生米,一碟麻婆豆腐,三瓶老白干,這總行了吧?
   乙:這還差不多——老板,上菜!
   甲:兄弟,來來,走一個——說吧,想找什么樣的姑娘?
   乙:當然是又漂亮又能干又溫柔可愛,最重要的一點是聽話。
   甲:聽話啊,這好說,你給她安裝遙控器,這邊你一摁,錛兒一下,她就回來了。
   乙:哪有那樣遙控器啊?
   甲:別看你小子長得不美,想的美啊。還讓人家聽話,我看讓你聽話還差不多。
   乙:行,我聽話也行——關鍵是你給我找啊。
   甲:(上下打量著乙)你呀,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車見車爆胎的人——放心,我介紹個姑娘給你,你倆慢慢認識,不著急,人生長路漫漫,還能活個四五十年不是問題。
   乙:我三十多歲了,四五十年以后,我才七八十歲,還能拄著拐棍給媳婦買菜去。
   甲:說好了,明晚上你倆相約,俺是燈泡——明月不怎么明,晚上就需要我這盞明燈。
   乙:頭一回聽說,還有這樣操作?
   甲:放心,你倆親親我我,我什么也裝作沒看到。
   乙:啊?你這樣我倒感覺像燈泡了。
   甲:咋啦?不高興?
   乙:高興啊,明晚終于可以送一束花出去了,從出生到現在,三十多年了,一直都是給別人端茶端咖啡送,從來就沒送出去一朵花。
   甲:記住了,專一。要知道勾三搭四、風花雪月、一簾幽夢紅杏出墻,是流氓套餐捆綁。
   乙:放心吧,我非常專一。
   甲:左擁右抱時刻,別忘了有邪風吹過,容易嘴歪眼瞎。還有……
   乙:(趕緊攔住甲)姐姐,親姐姐,您可別說了,我年紀輕輕的,都讓您給說中風了。
   甲:那就不說了,唱歌吧。對了,你會唱么?
   乙:會唱——我唱歌好聽,人家都說我嗓音渾厚,像大提琴私語。
   甲:那就唱一首聽聽。
   乙:(清唱)一生一世為你等待,天邊走來走來一片片云彩,(忽然走調)一生一世為你等待……
   甲:得得,打住打住——就你這嗓子,還什么大提琴私語,聲音比老豬腰子還粗呢。
   乙:有那么難聽么?
   甲:你讓大伙說說,是不是?還像兩個破鑼在打架。
   乙:得,讓她越說越糟糕。
   甲:為你等待,好像是個大情圣,是不是見誰都這么說?是不是可以理解為,為所有人等待?
   乙:人家這不是歌詞嘛——你就埋汰我吧。
   甲:等待你就等待嘛,這調子讓你跑的,還串著門等待。
   乙:甭管串門不串門,真等一個我也不覺得屈疼,可咋一個沒等來呢?
   甲:說白了,你就是在唱高調,其實就是見縫插針尋找艷遇——是她們認清了你的本質,所以不上當。
   乙:人家本質一點不花好吧,專一得很。
   甲:人啊就是這么奇怪,用攻擊來試探底線,用傷害來索要關愛……你說你專一,反正我是不信的。
   乙:我不攻擊也不鎖愛,我就等天上掉個大美女出來。
   甲:還鎖愛,你把愛都封鎖住了,哪還有美女掉下來——封心鎖愛,美女不來。
   乙:說錯了,是索愛。
   甲:差之毫厘謬以千里。
   乙:我改了,是索愛。這回美女該劈哩叭啦的往下掉了吧?
   甲:下餃子啊?還噼里啪啦的。
   乙:多多益善嘛。
   甲:就你這樣的能勾到美女,除非美女腦袋有問題,沒問題的能被你勾到,我倒著走。
   乙:天上掉不下來你的陪。
   甲:我賠你個大耳雷子,三條直線四道斜痕,七葷八素春光燦爛。
   乙:啊?咋還動手了?咱文明喝酒文明聊天。
   甲:行,抒情的咱也會——春天,誰的后背,曬著太陽,剛剛洗過的長發輕輕的隨風飄,散發陣陣清香,太陽斜斜的在拉長,耳邊傳來陣陣鳥鳴啾啾……
   乙:(陶醉的樣子)這個好,多美,多愜意。
   甲:你可以隨之想象,畫就在眼前,下次記得再帶本書……
   乙:那就更有詩情畫意了——帶一本什么書呢?
   甲:卦書。
   乙:啊?卦書?
   甲:此時此刻沒人在乎你的落魄,沒人在乎你的低沉,更沒人在乎你的孤單,但每個人都會仰視你的輝煌。啊,瞬間高大偉岸了。
   乙:什么高大偉岸啊?那叫婀娜多姿。
   甲:(突然掏出手機看)兄弟,到點了,快發個紅包,搶完我去買泡泡糖吹。吹個大喇叭,給你娶媳婦。
   乙:看,有大包。
   甲:在哪兒?
   乙:你頭上。
   甲:去去去,我都沒工夫翻白眼給你,我、我要出去一下(晃晃悠悠,醉酒的模樣)咦?這門咋沒有拉手啊?
   乙:人家那是落地窗。
  

共 3482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簡練幽默的語言,通過兩個人對話的形式展現在觀眾面前,故事豐富有趣語言詼諧,對話情節生動形象,北方人和南方人的典型特征,也凸顯了當今社會一些現象,令人深思的佳作,傾情賞閱!【編輯:葉華君】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葉華君        2019-06-21 14:08:36
  感謝賜稿,期待您更多佳作,祝您創作愉快!
葉華君,簡陽市作協會員,成都市簡陽市草池鎮人。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民工,我有一顆善感而質樸的心,我愛我的家鄉我的親人!QQ1052430610
2 樓        文友:桑瑜        2019-06-23 18:17:01
  小人物,大視角!欣賞!
生活中的背包客,世俗里的苦行僧。
共 2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河南快三走势图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