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看點文學 >> 短篇 >> 情感小說 >> 【看點】張忠孝小傳(小說)

精品 【看點】張忠孝小傳(小說)


作者:只留陽光 舉人,3476.6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2505發表時間:2019-06-21 13:38:10

【看點】張忠孝小傳(小說)
   張家大院遭到了血洗。
   這一天,并不適合殺人。
   風不高,天不黑,相反,月色嫵媚,輕紗籠罩,細柳招搖,暖風送香。一個女人穿著白色旗袍,踩著一雙火紅高跟鞋,一步一步,都踩在張懷德心上。張懷德身邊,左邊他的夫人半仰半俯,姿態扭曲;右邊,二姨太渾身是血,大瞪著兩眼,早已沒了呼吸。
   院里血染紅了地面,張懷德還有最后一口氣,他看著女人嬌艷的紅唇,描畫精致的眉眼,總覺得有些面熟。
   “老東西,認出我了么?你兒子毀了我,毀了我的愛情,我發誓要報仇,可是我找不到他,只能找你。”
   張懷德瞪大眼睛:“是你?你太狠毒了。”
   “狠毒?哈哈哈,你知道一個弱女子被強迫的痛苦么?你知道被戀人嫌棄的絕望么?你知道……”女人的眼淚流出來,瞬間沖花了她的妝容,褪去了凌厲,月色照映下,顯出幾分凄然:“為了養活那個……我只好陪一個又一個男人,我在他們身下強顏歡笑,直到我遇到司令,才找到報仇的機會。”女人說得半吞半吐,張懷德沒有聽清她要養活誰。
   “還記得當年你說過什么嗎?你用全家人頭擔保,后來我才知道,你這老東西,早就偷偷送你那混賬兒子逃走了,哈哈哈哈……”女人凄厲的笑聲,驚飛了樹上看熱鬧的鳥。
   那個時候,殺人就是殺得這么明目張膽,不,還不算明目張膽,畢竟是晚上,張家大院兩旁的院落都緊閉著,似乎里面的人都睡死了。
   那個時代,扯了隊伍就是司令,第二天,司令的隊伍就北上了,至于女人,誰知道到哪去了呢。
  
   二
   老張家到了張懷德這一代,抓住機會把原來的小打小鬧做成了大生意,張家成了縣上有名望的人家。張懷德在縣西邊買了一塊地,蓋起了張家大院。里外三進,門頭高大,兩個大石獅子蹲在兩旁,威風凜凜。主房偏房,連廊花園,造型古樸大氣。這是張懷德花了大價錢請名師設計的。人一有了錢,就想提升自己的品味,張懷德原本讀了幾年私塾,也算是喝過點墨水,就想著往名流上湊。
   張家大院剛落成的時候,張懷德遍請縣里名士。一時間大院人來人往,送禮的,迎禮的,酒宴歌舞,持續了三天。還在街道擺了流水席,街坊四鄰隨便吃,張家大院在古橋縣每個人嘴邊掛著,油滋滋的誘人,那時候甚至是大小乞丐,有誰不知道老張家的?
   三天結束,張懷德召集了所有家丁:“找,挖地三尺也要把逆子給我找回來,誰能把二少爺弄回家,重重有賞。”
   “老爺,這找著二少爺他不愿意回來咋整啊?”老管家小心翼翼地問。
   “動手,捆綁,扭送,不管啥辦法,弄回來就行。”張懷德的臉更陰了。
   “且慢著,”一個姿態妖嬈的女子嬌聲呵著,“可不準傷了二少爺,誰傷了,我扒了你們的皮。”
   “這是什么話,平時都是你慣著,慣出這么個貨色。”張懷德火了,從來沒有對二姨太大聲過,今日竟然斥責起來。
   二姨太愣了一會兒,眼圈一紅,掉起金豆來:“老爺,你也知道,當初我生他的時候九死一生,他一向體弱……”
   “體弱?哼。他會體弱?這事你別管了,慈母多敗兒,回房去。”又扭頭對管家說:“有點皮外傷沒啥,弄回來就行。”
   “是。”管家得了令,心里有了數,要說二少爺在哪,他可是最清楚的,只是這二少爺是個渾不吝,每次找到就亂碰亂撞的,還嚷嚷著回家讓他娘吹枕頭風收拾人。他喊的娘就是二姨太,按說是不能叫娘的,這二姨太比較受寵,加上是小縣城講究不多,才允許他喊夫人為大娘,喊生母二姨太為娘。以往總不敢有動作,今天得了老爺的話,管家趕緊找人去了。
  
   三
   小縣城并不算封閉,就像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東西三道大街,一條大街是住家院落,政府機關。一道大街是古橋縣的商場鋪子,賣胭脂的,賣衣服的,賣首飾的,也算是應有盡有。還有一道,就有些混雜了,茶館,賭場,紅樓,挑夫走卒,三教九流,各有各的去處。穿長袍的,著短褂的,各有各的樂子。
   暢春園,是古橋縣一干紅樓里比較出名的園子。算是比較上檔次吧,不是掏上三五銀元就能進的。
   一個個房間里,上演著似乎相似的鏡頭,沉醉和放縱,男人和女人。
   也有稍微風雅一點的。一個少年嗑著瓜子翹著腿,時不時呷兩口茶,一女子甩著水袖,聲音轉著彎兒,打著膩兒,嬌嬌俏俏,一步三搖,就搖到少年懷里。“少爺,奴的官人。”“哈哈,好,玉兒真是一張巧嘴兒。”少年往那女子臉上抹了一把,又湊過去親了嘴兒,摟緊了不放。仔細看,其實那少年還一臉稚嫩,只是那舉止,似是風月老手了。
   二人正膩歪著,只聽“砰”的一聲,門被踢開,四個壯漢手拿長繩,上去就拉開女子,給少年來個五花大綁。等女子回過神來,少年已被抬著到了樓下,出了門,往門口的馬車里一塞,啪嗒一聲,門上落了鎖。只見車夫高高揚起鞭子,馬車迅速駛開。那少年在車中亂碰亂撞,除了留下幾個疙瘩,疼得直哼哼,其他啥辦法都沒有。有人說,咋不喊呀?嘴堵著呢!
   管家站在燈光的陰影里,塞給老鴇一個沉甸甸的錢袋。
  
   四
   張家祠堂里,一溜牌位擦得干干凈凈,兩邊燃燒的紅燭,中間飄著青煙的香,讓這祠堂顯得格外莊嚴肅穆。
   少年跪在蒲團上,笑嘻嘻的:“爹,這是不心疼兒子了?竟然讓人下狠手,你看看你看看,我這頭上的包。”
   張懷德轉身拿了皮鞭,在祖宗面前拜了拜:“先祖在上,我張家祖上勤奮持家,忠厚傳家,靠一代一代積累奮斗才有了這份家業,懷德教子無方,今日懲戒,但愿回歸正途,能接下大任。”又回過頭來對少年道:“逆子,往日對你太縱容,小小年紀竟然學會了狎妓,你,你真是氣死我了,你還記得張家的祖訓么?”說完,拿起皮鞭就打。
   那二少爺哪會乖乖認打,站起來就跑,只是那祠堂門已關,里邊就他和他爹,他再膽大包天,也不敢跟他爹動手,跑著趕著,只聽皮鞭啪啪響,身上挨了幾鞭子。張懷德氣喘吁吁:“逆子,乖乖跪著,今天還能饒你,要不然讓人綁到長凳上,看我不為老張家除害。”二少爺一看他爹真惱了,撲到蒲團上就開始嚎:“爺,奶,你們去得早,當初你們可是最疼孫兒了,如今我爹可是不要我了,就讓他打死好了。”哭得那叫一個慘,張懷德也被哭得眼淚汪汪,一扔皮鞭走了出去,把二少爺扔在祠堂關了三天三夜。
   “老爺,莫愁,孩子還小,慢慢教著就是。”二姨太一邊斟茶,一邊瞥著張懷德的神色。
   “已經十六啦。我現在也精力不濟,咱們張家只靠老大撐著,沒有一個幫手。老話說,富不過三代,后輩不努力,家必敗。唉!”油燈下,張懷德眉頭緊鎖。
  
   五
   “交出兇手,嚴懲歹徒。”“打倒殘害女學生的暴徒。”一群青年學生堵在張家大院前。這已經是上一件事發生之后的第三年了。
   “老爺,是二少爺。”管家趴在張懷德耳朵上,
   “什么?”張懷德騰地站起來,茶盞摔在地上,立刻成了碎片。“這個孽障,他現在在哪?”“我猜他躲在暢春園里。”
   “還和那個妓子攪和?去,去把他抓回來。”
   “哦,好。”
   “不,別去,”張懷德一擺手,“趕緊準備銀錢衣物,把他偷送出去,讓他避避風頭。”
   “那學生那里?”
   “出錢擺平吧,畢竟是我兒子,現在時局動蕩,學生情緒本就不穩,只怕政府會趁這個機會收攏人心,犧牲了那個孽障。”
   張懷德面色沉痛賠禮賠錢去了。
   一個面容清麗的女學生,是這一次的受害者。看起來十六七歲,大眼睛,神色悲憤。一聽那二少爺竟不在家,更加惱怒,把唇咬得滲出血來。
   “大家放心,那孽障做下此等惡事,他若回來,我一定上交政府,聽憑政府處理。我拿張家上下腦袋擔保。”一邊說著一邊淚流不止,還不斷彎腰鞠躬,“是我教育無方,向各位同學賠罪。”
   果然是老奸巨猾,一番表演,感動了學生娃,隊伍撤了去,只有那受害女學生瞪著張家大院幾個字,眼睛里燒著仇恨。
   政府果然出了公文,二少爺成了通緝犯。
  
   六
   “爹,大娘,娘,大哥,是忠孝連累你們了。”
   當年的二少爺叫張忠孝。此刻,跪在蒲團上,爹拿著鞭子追打的情景,仿佛還在眼前,轉瞬間,那身影已經成了冰冷的牌位。全家八口人,加上四個老仆,十二條人命,聽說是那女人……
   張忠孝狠狠扇了自己兩耳光,那響聲在空蕩蕩的祠堂里回響。
   當年自己吃醉了酒,恰那女學生一扭一扭在眼前晃,那小腰身晃得忠孝的心一蕩一蕩的,不知怎么就沖了上去。他記得那女學生的掙扎,記得她的哭叫,可是那時候他身體里藏著野獸,眼睛已經發紅,等他從云端跌落的時候,女學生已經昏死過去。張忠孝還迷迷糊糊地丟了一袋錢在那里,然后不知怎么又摸到暢春園去睡了一覺,醒來后想想后怕,又叫人去那處看了看,說是什么都沒有。張忠孝估計那女學生拿了錢回家去了,才放下心來。誰知道就惹下這么一場禍事。
   “爹,娘,兒子錯了。”今夜仍有月光,還很亮,照在張忠孝發白的臉上,他的臉更顯出蒼白來。兩行淚,流到亂糟糟的胡須上,分成幾簇,變成小水珠掛在胡子尖上,隨著張忠孝的呼吸顫顫巍巍。想象著那個夜晚,自己的家人如何輾轉在痛苦中,張忠孝就恨不得殺了自己,更恨不得馬上找到那女人,把她千刀萬剮。那女人實在惡毒,自己的侄子,還有嫂子腹中的胎兒都沒有放過。老張家,除了自己這個造孽者,一個都沒有留下。
   “兒子一定殺了她為你們報仇。”張忠孝低吼著。
   一溜牌位冷冰冰立著,沒有一個肯看他一眼。這些牌位,是張忠孝偷偷回家之后新刻的。當時,張家的尸首好多天都沒有人收,最后還是政府迫于無奈,草草收斂到公墓去了。張忠孝多年沒敢回家,等聽到消息偷偷趕回來,張家早已經是空蕩蕩了,不光是人沒了,什么都沒了,只剩下個空殼子在夜色中嗚咽。
  
   七
   是一個冬天吧。陽光還算溫和。
   一隊鬼子兵操著槍,兇神惡煞地,一個一個檢查一隊民夫。這批人是新招的,要進行一個十分緊要的實驗。“把棉襖都脫了,”一個鬼子翻譯官大聲吆喝。“什么?這大冬天的,脫棉襖?”人群一陣議論聲。“讓脫就脫,廢什么話。”“我們是來干活的……”說話的挨了幾槍托子,不敢再吭聲。于是一個一個打了赤膊,就剩棉褲用腰帶子吊著。即便這樣,也有人在棉褲上拍拍打打的,檢查得細致極了。
   別說,還真有人有問題。只不過,沒查出來。
   張忠孝領的一幫漢子,褲襠里提溜著雷。是真雷,可不是那兩個蛋蛋。其實他們也怕,怕那雷忽然就響了,死就死吧,就怕死后還成了太監。可是沒辦法,敵人查得太嚴,這種雷還是張忠孝玩心大發的時候研究出來的呢,比一般的雷小,易隱藏。今天,他們的任務是混進日本鬼子的加工廠,用這些雷點火摧毀一批毒液。這批毒液如果用于戰場,對我軍將是沉重打擊。
   好在,一陣緊張之后,順利通過了。
   張忠孝現在是干嘛的?他不是國軍,也不是共軍,他是土匪。
   自從夜返張家大院以來,張忠孝就在縣城西邊的山野做了土匪,原本他在外面混,也有幾個跟班,后來慢慢壯大起來,成了一支隊伍。張忠孝除了發展自己的勢力之外,主要是致力于兩件事,一是尋找那個娘們兒,二是努力造人。老張家不能在他這里絕了后呀。張忠孝從縣城接連搶了三個女人,這三個女人的肚子吹了氣似的長,又一個一個癟下去。可惜這么些年,張忠孝屁股后面跟著的,從一個丫頭到六個丫頭,僅僅是數量上發生了變化。這讓他心里總也忐忑不安,懷疑老張家從此在他這里就斷了種了。
   一個土匪,怎么攪和到日本人那里去了?這話說來話長。
  
   八
   日本人打過來,張忠孝是氣憤的,我們中國人的地盤,你們小鬼子來搶個什么勁兒?發發牢騷行,可這真讓他打鬼子,他還真不干。一個是山上裝備不行,再一個他還沒兒子,他得留著命繼續造人。
   “大哥,山下有肥羊,咱們劫了上來,您看?”
   “什么樣的人?”
   “一對母子,帶了幾個家人,說是從外地返鄉的。只是那女人,嘿嘿……”
   “傻笑個啥?快說。”
   “那女人可真有味,那屁股,那身段,哎呦,比我那三個嫂子都漂亮,就是年紀大了點。”
   “年紀大?”
   “也不算很大,跟大哥差不多。”
   張忠孝嘴彎了彎,摸摸腦袋:“帶上來。”
   一個女人一扭一扭進來了,還拿著手絹掩著鼻子,似乎是嫌這里的味道不好。的確不錯,看著像是個會伺候男人的,只是這年紀大了點,膽識倒還行,進了土匪窩不見一點緊張,還用眼睛一勾一勾地沖張忠孝放電,勾得張忠孝火騰地上來了,然后又忽地下去了。
   因為他看到了另一個人,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
   這年輕人他只覺得熟悉極了。那眉,那眼,那身材,除了氣質之外,哪哪都像,像誰?像二十年前的自己呀!
   張忠孝震驚了,難道是爹當年養了外室,給自己生了個弟弟?不對,不對,這怎么可能!

共 7443 字 2 頁 首頁12
轉到
【編者按】真是一篇令人拍案叫奇的人物傳奇。讀完小說,我的第一感覺,取源于戰爭年代的這篇小說太真實了。小說塑造的張忠孝是個小人物,但這個小人物卻被塑造得血肉豐滿、活靈活現。小說在寫作手法上也是多頭并舉。開場是一個血腥的兇殺場面,接著才慢慢道出兇殺案的起因是因為張家出的敗子——張忠孝。小說接下去以插敘的方式寫出了彼時才十幾歲的張忠孝就是個讓人頭疼的家伙,他游手好閑,嫖娼狎妓。因為張家是當地的大戶人家,張忠孝的母親又是深受父親寵愛的二夫人,所以,張忠孝幾乎一直處于無人管教的狀態。當然,也曾經有過幾次,事情鬧大了,父親也讓其跪過祠堂,關過緊閉,無奈他頑劣成性,積重難返,終于,在一次玩弄了一個女學生后事情鬧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那個女生附上了一位司令,于是在一個夜晚,出現了小說開頭的場景,那個女生帶著一幫人將張忠孝的父親、大娘、二娘、哥哥等全部殺死了。小說插敘之后的轉承非常自然,讓讀者在不知不覺中跟著小說的節奏進入了小說的下半場。我們看到,此后的張忠孝立誓一定要找到那個女子,為父母親報仇。數年后,已經當上了土匪頭子的張忠孝,發現了手下人抓到的一對母子居然就是他的仇人和兒子,可是,接下去的一切卻有了不可思議的改變,仇人慢慢變成了他的大老婆……說到他自己接下去的走向也是令人信服的。在與兒子相認后,張忠孝在兒子的感召下,加入到了打鬼子的陣營,之后,日本鬼子投降后,原以為兒子是國民黨中統的他,發現兒子居然是共產黨,于是,兒子的一紙招安命令,他便帶著自己的三個老婆回到了張家大院。當然了,張忠孝畢竟是張忠孝,他不可能因為兒子的身份規范自己的言行,當有人在門前找事罵娘的時候,他還是會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干架,放火燒人家的房子,而且還被逮了個正著……小說構思精巧,語言詼諧靈動,人物形象豐滿。佳作。傾情推薦。【編輯:蘭花悠悠香】【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06220009】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蘭花悠悠香        2019-06-21 13:39:05
  拜讀社長佳作!編輯不到位處還請見諒哈。
回復1 樓        文友:只留陽光        2019-06-21 14:27:02
  蘭花姐的編按實在太詳細認真了,辛苦了,敬茶。
2 樓        文友:奇異果        2019-06-22 19:16:36
  跟聽評書一樣的一口氣讀完了全篇。很精彩。小說故事性強,據有傳奇色彩,情節曲折,跌宕起伏。張忠孝的人物形象很豐滿,混不吝的少年,土匪頭子,和倔強老頭,每個時期的具體事件描寫充實具體,具有較強的說服力。
回復2 樓        文友:只留陽光        2019-06-23 07:46:50
  謝謝果果雅評,問好。一時興起寫了這個小說,與以往所寫大有不同。
3 樓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6-23 07:18:15
  非常喜歡這篇小說,有可能又能入絕。首先恭喜佳作斬獲精品,祝賀陽光社長!
與江山作者共同成長!
回復3 樓        文友:只留陽光        2019-06-23 07:48:35
  這個文故事性強,尚有欠缺,或可寫成中長篇,只是時間關系,壓縮為短篇了。
4 樓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6-23 08:44:03
  我很喜歡這篇小說,一開始就扣人心弦。
與江山作者共同成長!
5 樓        文友:天生我才        2019-06-23 10:07:57
  經歷過大的挫折迷途知返,也不算晚,有功有過不是完人也是完人。小說情節本末倒置,懸疑叢設,令人欲探究竟。人物形象有血有肉,愛恨情仇演繹得真實可信。拜讀社長佳作,受益頗多。謝謝。
回復5 樓        文友:只留陽光        2019-06-23 10:32:48
  謝謝老師來訪,問好敬茶。
6 樓        文友:邵建忠        2019-06-23 19:05:43
  恭喜社長獲精!!
我與江山文學共同成長!!
7 樓        文友:花保        2019-06-23 23:28:51
  一個性格復雜的人物——張忠孝,給陽光老師塑造得有血有肉,頗有大家手筆。學習了。
夢有幾許,路有多長;平凡生活,精彩展示!
回復7 樓        文友:只留陽光        2019-06-24 05:54:29
  謝謝花保老師雅評,問好。
8 樓        文友:鐵筆郎君        2019-06-25 17:44:32
  精彩絕倫,向老師學習。
逗比、風趣、幽默、具有很強幻想力的帥鍋一枚。希望結交天下江山好友,共同打造文學的殿堂!
回復8 樓        文友:只留陽光        2019-06-25 17:47:23
  謝謝老師留評鼓勵,問好。
共 8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河南快三走势图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