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荷塘月色 >> 短篇 >> 影視戲曲 >> 【荷塘】無處可逃 (小品)

編輯推薦 【荷塘】無處可逃 (小品)


作者:山外青山 童生,616.36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676發表時間:2019-06-21 10:53:22
摘要:李黑黑雷雨夜化妝潛逃,回家欲取逃資,父親是治安巡邏員,回家發現通輯的兒子在家,要舉報兒子,母親卻護犢子,三人發生矛盾和糾葛,黑老大迫于社會壓力,為逃命冒險闖入李大媽家,為了潛藏以刀相逼,父親識破假公安與之周旋,巧以摔碟子報警,女民警化妝成外賣聞訊趕來,逮捕了潛逃的黑惡暴徒。天網灰灰疏而不漏,黑惡份子在強大的法治攻勢下無處可逃。

無處可逃(小品)
   作者山外青山
  
   內容簡介
   李黑黑雷雨夜化妝潛逃,回家欲取逃資,父親是治安巡邏員,回家發現通輯的兒子在家,要舉報兒子,母親卻護犢子,三人發生矛盾和糾葛,黑老大迫于社會壓力,為逃命冒險闖入李大媽家,為了潛藏以刀相逼,父親識破假公安與之周旋,巧以摔碟子報警,女民警化妝成外賣聞訊趕來,逮捕了潛逃的黑惡暴徒。
   人物(按出場順序)
   李母 女,五十多歲,居民,李黑黑的母親
   李黑 黑 男,三十多歲,潛逃通緝人員
   李父 男,六十多歲,退休工人,李黑黑的父親
   黑老大 男,四十多歲,江湖一霸
   外賣 女,二十多歲,公安干警
   時間:現代夜
   地點:家中
   布景:客廳一桌一椅
   幕啟:李母用拖把拖著地,不時地捶捶腰。遠處傳來隱隱雷聲……
   李母:月黑風高藏雷聲,只怕山雨濕親人,老伴小區夜巡邏,雨衣末拿怎護身,老伴是個熱心人,紅袖章一戴來精神,說是當年赤衛隊,除惡務盡敢拼命,社會擔當有責任,為保和諧保太平,打黑除惡不怠慢,天羅地網攥手心。
   (手機響)喂,(畫外音:白雨來了關好門窗,提高警惕。)關了,關了,要下雨了你甭淋著了。(畫外音:最近有情況,貓眼先看清,不要輕易去開門。)
   唱:朋友來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來了,迎接他的有獵槍……
   (李黑黑打一把黑傘,賊頭賊腦上場,一聲雷響,他闖進屋。)你……你咋進來了?
   李黑黑:噓……(在屋內轉圈掃視)
   李母:你,你是誰?
   李黑黑:(揚了揚手中的鑰匙)
   李母:你咋有我家鑰匙?
   李黑黑:(卸掉女人假發和墨鏡)我是你的黑黑,媽,我給你一個驚喜!
   李母:把媽的心臟病都嚇出來了!還,還驚喜咋這身打扮?人不人鬼不鬼的。
   李黑黑:最近我們排演,在體驗生活。
   李母:(將信將疑)演的啥節目?
   李黑黑:《雷雨夜歸人》,我是男扮女妝,反串兒,家里有方便面嗎?
   李母:吃啥方便面?我給你打荷包蛋。
   李黑黑:不用不用,我還忙著哩!
   李母:有啥忙的,催工不催食,吃了飯和你爸見個面,回來多住幾天再走。
   李黑黑:不行,導演還在外邊等著哩!
   李母:咋把客人還晾在外頭,快請進來!
   李黑黑:他在手機哪一頭,遠著哩!
   李母:還遙控啊?
   李黑黑:敢緊敢緊拿吃的,把人餓日踏咧!
   李母:至于嘛?嘴里把手伸出來咧!(下)
   李黑黑:(桌上手機響,黑黑欲接手又縮回來,手機又響。)喂,我媽不在。我是對門王小飛。(李母拿一包方便面上。)
   李母:咋和你爸說話哩!
   李黑黑:親不見外,爺父之間沒大小,你咋才拿了一包!你是喂貓呀還是喂老鼠?老吝皮!
   李母:你這娃真少教,家里只剩這一包了,要不我去給你買去。
   李黑黑:別去,別去,把錢給我,我自已去。(邊說邊吃)這么燙,想燙死我呀!
   李母:你不會慢慢吃,(給錢)十塊錢夠不夠?
   李黑黑:你打發叫花子哩,至少得五萬。
   李母:要那么多錢干啥?
   李黑黑:盤根問底做啥,你要錢還是要兒子?
   李母:你這次回來咋了,是不是吃了槍藥了,說話這么沖。
   李黑黑:心情不好!
   李母:是不是賭錢又賭輸了?我勸你多少次了,你咋不長記心!
   李黑黑:你勸的遲了。
   李母:輸了多少?
   李黑黑:把命輸了。
   李母:你,你甭嚇媽啊。
   李黑黑:你趕緊把錢給我,我急著要走。
   李母:家里沒錢。
   李黑黑:把卡給我。
   李母:我不知道密碼。
   李黑黑:真是人老愛錢怕死沒瞌睡,守財奴。
   李母:媽老了,記性不好,伢說一二三四五,一轉身就記成五六七八九了,為這密碼都改了好幾遍了。
   李黑黑:我咋這么倒霉,靠山山倒、靠水水流啊!
   李母:要不等你爸回來,問你爸要密碼。
   李黑黑:我等不急了,媽,我的親媽哩,(唱)世上只有媽媽好,
   有媽的孩子有人保,金燦燦的項練快給我,兩只耳環和手鐲……
   李母:這些東西是留給你媳婦的。
   李黑黑:對著哩,我瞅了個對像人家要哩,我沒錢買,只有委屈你了。
   李母:你今天一個,明天一個?走馬燈似的,啥時候叫我抱孫子啊?
   李黑黑: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媽,我的好媽哩,快給我!
   李母:媳婦八字沒見一撇,是個光臉還是個麻子都不知道,我見著人再說。
   李黑黑:你別逼我……(欲強行摘取,李父上場進門。)
   李父:住手!
   李母:你回來啦!
   李父:我再不回來你就沒命了!
   李黑黑:爸,問題有哪么嚴重嗎?
   李母:娃跟我耍哩。
   李父:你再甭護犢子了,我在門外聽了好一陣子了,你說你急著要錢做啥?
   李黑黑:說真話,我怕你打我。
   李母:我娃說,有媽給你撐腰哩!
   李父:好,你說。
   李黑黑:我賭輸了錢,還不上賭債人家要卸我的腿哩!
   李母:欠了多少賭債?
   李黑黑:欠了六萬六千六百六十六。
   李父:嘿,真會欠,還欠了個六六順。
   李母:老李,給娃還了算了,把娃嚇得沒人形了。
   李父:真是這樣的?
   李黑黑:爸、媽、我對天發誓,你把錢給我我絕對痛改前非,若是再賭賻我就把刀子插進手掌里!
   李母:兒啊,甭嚇媽,老李,把密碼告訴娃。
   李父:我陪你去取。
   李黑黑:爸,你把密碼給我就行了,不勞你大駕了。
   李父:給你我不放心,陪你去個安全地方去取。
   李母:你給他就是了,有啥不放心的。
   李父:你小子變的我一點都不以識了,你沒人心了!
   李黑黑:媽,我變了么?沒變呀!
   李母:你爸是讓你氣糊涂了。
   李父:你就給我裝,嘴里沒一句實話!
   李母:對著哩,兒在演戲,戲詞哪有實話?
   李黑黑:爸,你想咋辦?
   李父:你要的密碼在這兒!(掏出一張通緝令)
   李母:兒啊,通緝令上咋有你?
   李黑黑:那……那是同名同姓的誤會。
   李母:老頭子,聽著沒有,是誤會,誤會!
   李父:好,我打110讓公安來辯認你的真假!
   李黑黑:爸,媽,看在今世做兒一場,你就救救兒吧!
   李母:老李……
   李黑黑:爸,難道你忍心把你兒送上斷頭臺嗎?
   李父:對你的仁慈就是對人民對社會的犯罪!
   李黑黑:求你了,爸……爸(跪求。)
   李父:你唯一的出路是自首,爭取寬大處理。
   李母:兒啊去自首吧。
   李黑黑:虎毒不食子,你倆比虎狼心狠!
   李父:養虎傷身,我要為民除害!(一聲驚雷,李黑黑用刀逼父親。)
   李黑黑:把手機給我,拿過來!(李母拿過來手機)你的手機也交給我。
   李母:他是你爸,你不能這樣對他!
   李黑黑:現在沒有父子只有生與死的關系!老李頭委曲你一下,你就是我的人質,開門跟我走!(李母開門,黑老大穿假警服閃入,拿著假槍揮舞著。)
   黑老大:把刀放下!
   李母:警察同志,你真是急時雨呀!
   黑老大:李黑黑,你這個無法無天喪盡天良的東西,競敢對你老子下毒手!
   李父:警察同志,我勸他自首,他不去。
   黑老大:有你這樣深明大義受憎分明的人何愁天下不太平?
   李母:警察同志,黑黑他犯了啥錯誤了?
   黑老大:不是錯誤,是犯法!弄不好是要掉腦袋的,這取決于他的認罪態和你們的立功表現。
   李母:咋表現?
   黑老大:比方說,積極退贓款,銀行卡,贓物貴重金屬物品,金項練金手鐲……
   李母:我給,我給……
   李父:糊涂!那是咱的血汗錢能是贓物!
   黑老大:你說不是就不是啦!李黑黑,這些贓物是不是你帶回來的?
   李黑黑:是……是……
   黑老大:你還有啥說的?放他回家那是欲擒先縱,放長錢釣大魚,現在是破案關鍵時期,我要在這里蹲守他的同案犯,為了工作需要,把你們的手機交出來,把貴重物品一同交給我!
   李父:為什么?
   黑老大:嗯!想對抗?有懷疑?
   李母:只要能寬大處理我娃,你要啥都給你。
   黑老大:你倆先回避一下,我要詢問嫌疑人。(李文、李母下。)
   李黑黑:你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敢跑這兒來尋死!
   黑老大:越是危險的地方越安全,四面治安巡邏隊和公安往這里排查,天上要下大雨我不廷而走險我等死呀,只要熬過最關鍵的兩小時,便會順風順水,只是現在饑餓難耐。
   李黑黑:叫我媽做飯還是買吃的?
   黑老大:這倆老東西不是省油的燈,絕不能讓他下樓!
   李黑黑:咋辦?
   黑老大:我想想……(靜場。畫外音,李父:老婆來者不善善者不來,那個警察像是通緝犯。李母:天哪,這咋辦!李父:你裝心臟病發作。李父攙著李母上。)
   李母:哎喲!哎……喲……
   李父:快打120你媽心臟病犯了!把手機給我!(雷聲初響)
   李黑黑:(取手機被黑老大打一巴掌)我媽……
   黑老大:你不想活了!
   李父:你難道見死不救么?
   李黑黑:我……老大,你……
   黑老大:死不了!(雷聲又響)
   李父:兒呀,你們不能見死不救啊!(這時警笛鳴叫聲、雷聲、閃電交織在一起。)
   李黑黑:爸,他……唉!
   黑老大:不許說話!你們如果敢亂來,那可是妨礙執行公務!
   李父:養兒防老,你這個不孝的忤孽!這日子沒法過了!(沖下,隨后一片瓷器破碎的聲音。)
   李黑黑:老爺子瘋了!老爺子瘋了!摔碟子摔碗,全扔到樓下了!(靜場,李父上。)
   李父:兒啊,你好自為之,你爸叫不來救護車,我背你媽去醫院。
   黑老大:站住!不許出去!
   李父:你沒有阻擋的權利,你難道沒一點兒人性?
   黑老大:實話告訴你,你要是耍滑頭,你一家三條命就蛋了!(這時有人敲門,黑老大從在貓眼里往外看,猛的打開門,一位送外賣的小姑娘閃身進門。)
   外賣:對不起,對不起,我敲錯門了。
   李大媽:沒叫外賣快走!(往出攆,雷聲是一陣緊過一陣)
   黑老大:來了就嫑想走!現在幾點了,還送外賣?(搶過來送飯包翻開包一驚一喜)我拿的假槍,你送來了個真槍。
   外賣:死到臨頭還不快投降自首!
   黑老大:鹿死誰手還不一定!派你這蠢丫頭執行任務,是送死來了。(一手舉著盤子,一手舉著槍。)
   李父:別開槍,別開槍,好商量!好商量!(李父護著外賣)
   李母:(緊抱住李黑黑)你要作惡先打死你媽!英子快跑!
   李黑黑:老大別開槍,槍一響公安就上來了!
   黑老大:豬頭!公安已經殺到頭上了!
   外賣:知道還不就擒,你要知道拒捕的嚴重后果!
   李父: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不要執迷不悟!
   黑老大:你還護著公安,想壯烈?我成全你!(槍卻打不響)
   外賣:哈哈哈!給你個棒槌還當了(針)真了!那是個玩具槍!(從領后迅速拔出槍)舉起手來!拒捕就打死你!
   李父:(舉起拖把)舉起手來!亂動我打死你!
   李母:(提著暖瓶)不許動!你敢亂動我燙死你!
   真是神兵天降啊!
   外賣:多虧你碟子摔得及時。
   李父:天網灰灰疏而不漏!
   外賣:黑惡分子無處可逃!
  
   造型,幕落

共 3889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一幕精彩的打黑除惡話劇,塑造了機警的女警察,正義的李父,在假警察的威脅下,李父巧以摔出碟子報警,女民警化妝成外賣聞訊趕來,逮捕了潛逃的黑惡暴徒。天網灰灰疏而不漏,黑惡份子在強大的法治攻勢下無處可逃。這一幕話劇正符合當前打黑除惡的形勢需要,為作者點贊,呼吁更多的作者緊跟時代的步伐,描寫出更多喜聞樂見的文學作品。歡迎投稿荷塘!【編輯:官平】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官平        2019-06-21 10:57:44
  弘揚正能量,鞭打假丑惡。
萬里江山美如畫
共 1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河南快三走势图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