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征文 >> 【江山人賞江山文】小巷,一幀簡約的心靈底片(流年)

精品 【江山人賞江山文】小巷,一幀簡約的心靈底片(流年) ——墨痕散文《小巷湮沒于光影中》淺析


作者:紛飛的雪 探花,19877.79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2245發表時間:2019-06-20 22:29:24

【江山人賞江山文】小巷,一幀簡約的心靈底片(流年) 平素若有空閑,總愛往小巷里跑。那些小巷隱匿在江南古鎮或村落的深處,親切又隨時,那是我們舊式的靈魂在行進的途中,不小心遺失的一個夢,一場無法復原的夢境。
   打開流年社團作者“思緒飛揚淡墨痕”(以下簡稱“墨痕”)的散文《小巷湮沒于光影中》,整個關于小巷的記憶全部被激活。一篇散文,深情中隱約著憂傷,如同一部老電影中的畫面,慢慢滲透,慢慢回放……
   忽然想起,突感愴然。
  
   一
   墨痕的這篇散文是一種敘述意義上的日常書寫,散文在寫作上注重現實生活細節的呈現以及個體情感的注入,以此將讀者帶入到一種特定的情境中去。這個情境便是湮沒于光影中的小巷——它隱匿于北方某城的一個村莊里,不為人知,少有人去,卻時常在墨痕的記憶中浮現。
   墨痕筆下的小巷實則就是一幅鄉村日常生活圖景,而作為這篇散文的重要支撐是小巷圖景中那些細節,這其中包括三五只母雞,一只看門狗,幾只鴿子,居住巷子里的老人,娃兒,還有墨痕的故友——他們的生活,情感以及被現實遮蔽下斑駁復雜的人性暗影與生活困境。
   一條與古樸溫婉的江南小巷截然不同的巷子,經過西北風的滌蕩,黃沙的磨礪,霜雪的凍餒變得形容枯槁,皮膚皸裂。江南小巷的青石板路被坑坑洼洼高低不平的黃土路替代,看不到粉墻黛瓦,聽不見河水潺潺,只有干枯的樹枝晃動在初冬珠灰色的天空下,像是無聲的掙扎。從小巷深處走來的不是撐著油紙傘,結著丁香般愁怨的姑娘,而是那個頭箍半新不舊白羊肚毛巾,身披羊皮大襖,粗壯的腰間插著一支長長煙袋鍋的北方漢子。
   這是在散文第一部分中,墨痕對故鄉與江南小巷的描寫,運用的是呈現型的敘述筆法。在一個初冬的下午,當他重返闊別數年的故鄉,面對日益蒼老的巷子,內心所涌動的無法言說的惆悵。
   這樣的描寫,讀之,能感覺到一種舒柔的慢,如同一截截被切割的時間,如同一幅幅恣意鋪開的畫面,以至于當我被墨痕帶著一起走進小巷時,被一種四處彌漫的氣息所牽引。
   更為吸引我的是散文第四自然段的描寫:
   還是初冬慘白光束下漸漸老去的小巷。只不過那道明晃晃的白光在時間的變幻中,突然有了生命的跡象。它掙脫樹枝的羈絆,穿過凌亂的枝葉,勾勒出或長或短的光影在墨痕的眼中成為一種隱喻——生命便是以這種方式在不同的時間里跳躍并獲得存在的意義。
   這個時候,三五只雜色母雞“咕咕、咕咕”地叫著,從老舊的門洞里躥出來,它尋找食物,用來填飽空癟的嗉囊。隨后,一只狗從一處空寂的院落里跑了出來,“汪汪汪”地叫。還有幾只從高高的屋脊上飛來的鴿子,那飛旋的雙翅,如彎鉤一般,牽動出屬于小巷的舊日時光。
   這是活著的小巷。
   這一段的描寫在敘述上充滿了跳躍性,三種動物被作者有聲有色地安插進來。墨痕在散文寫作中注重詞語與描寫對象之間的貼服感,他自帶的敏感筆觸總是能對一些細微的變動和感受做出獨特的回應。這篇散文在素樸的外表下,藏著深刻的內里,在語詞之間膠著一股力量,在后面的敘述中漸漸呈現。
  
   二
   當我們談及文學作品的“底層敘事”,多數人首先想到的是對苦難民眾及小人物的書寫,其實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不能全而概之。在我看來,底層敘事更為廣泛的意義在于對鄉土情結的闡釋。鄉土是任何人都擺脫不了的精神糾纏,也是人類永遠的文化情結。寫鄉村與鄉愁的散文多之又多,同題材散文的大量涌現,造成了散文開山劈路的障礙。
   這種困境,作者無法擺脫,而讀者更甚。
   作為一個土地的出走者,墨痕早年離開故鄉、離開父母外出求學、工作,雖經歷了生活的各種境遇,但屬于內心的思鄉之情從未消減。
   他追尋的返鄉之路,小巷是一個落腳點,小巷是他傾吐鄉愁的一個出口,也是他靠近故鄉的一個通道。小巷只是他鄉土記憶的一部分,但關乎故鄉的往事——人與事、情與景卻始終縈繞,久久不散。寄情于文字,傾訴鄉愁,這篇散文,正是借助于個人的記憶,以一個“歸來者”的文化姿態構建了自己的話語方式,復活一個交融著歡樂與悲傷的小巷。
   我將散文第五自然段中娘的一聲呼喚“孩兒,回來吃飯啦!”視為這篇散文的第二部分的開篇。以這樣的方式引入敘述,是一種以個體情感為基點的表達,這種直接的、向內的書寫決定了散文敘述者的抒情傾向——道盡生活之情味。
   這一部分的敘事帶動了一些記憶的復活——
   比如:在巷子里瘋跑、嬉鬧的孩子們。
   比如:在歲月的更替中,從小巷搬離去別處安居的年輕一代。
   比如:在時光的消逝中,絕塵而去的老一輩們。
   有一個場景是屬于墨痕自己的。這在我看來是散文寫作中極為珍貴的書寫。我一直說:散文實際上就是寫“我”,寫“我”的生活,“我”當下的生活,“我”曾經經歷的生活,“我”看到的生活,“我”內心隱藏的生活,然后體現在寫作上,付諸于文字上的是一種內心的返程。讓散文回到生活本身,回到“我”的狀態中,回到身體的經絡與心脈,是一件很難的事。
   難的不是運用寫作技巧將“我”放在散文里,而是如何完成內心的返程。閱讀至此,我感覺墨痕做到了。在這篇散文中,他寫小巷,寫生活在小巷中的“三漢爺爺”“少時的玩伴”“慶”等人物的日常,筆墨之中,盡顯文采。但他沒有忘記寫自己。一次打斗中,墨痕誤傷了玩伴“大川”,平時省吃儉用的娘稱了三斤草紙糕,帶著他一起上門給大川賠禮道歉。娘的執拗,娘的一身正氣,娘對孩兒的那種言傳身教勝過無數次的說教。墨痕以平實的語言,簡單的勾勒來表現這段往事,其中還潛伏著更為深遠的含義,而這完全交給讀者去品味。
   三漢爺爺、三漢奶奶作為小巷老一輩人物的代表,常年居住于巷子的東頭。散文中有對三漢爺爺的描寫:一個干瘦的老頭兒,滿臉核桃褶子,還長著一瓣蒜頭鼻,三綹山羊胡。喜歡在飯時,擎了一桿長長的旱煙袋,蹲坐于巷子深處擺龍門陣。這幾句的描寫把一個北方老漢的形象呈現在讀者眼前,很有立體感,頗見功力。
   兩位老人膝下無兒女,由侄子養老送終。三漢爺爺活著的時候,居住的是被熏黃的土房。低矮的院墻內生長著七八株棗樹,農歷五月,滿樹的棗花開了。墨痕在描寫大自然的這場恩澤時,語詞有著極富動感的美——棗花開在枝頭,風在陽光的慫恿下踱著方步,張開大嘴,吮吸花香。隨即,一場簌簌飛揚的花瓣雨,落在下地歸來的農人身上……
   這是北方巷子春日里繽紛多姿的意象,這是墨痕精心選定的角度和線索,看起來似乎不是太特別,卻在文字的輕輕提拉中有了極美的姿態。而讓讀者最終循著這一線索慢慢靠近的是,墨痕在描寫兩位老人故去之后院落里的場景:院子和土房紛紛倒地,幾截斷壁殘垣,在黃昏的光影里欸乃長嘆,與這種荒蕪截然不同的是院內的棗樹與野草,它們沒有隨著兩位老人一起離開,而是自顧自地瘋長,春夏秋冬四季更替,它們對小巷的守護,生生不息。這瘋長的棗樹和野草,在那一刻,如同針芒一般楔入他的心,隨之,這些文字便順著一種意念,從他的指尖涌了出來。
   從這部分開始,我欣喜地發現,墨痕在散文敘述層面的表現更為寬闊,文本的構建上有著深刻的體驗性和內在性。近幾年的散文寫作,不再以傳統的單一敘述,是否緊扣主題來判定一篇散文的優劣,而是要求散文寫作者提升視角,嘗試向多元化敘事行進,以多種人稱的互換敘述來加深散文的牢固度,以多種敘事來拓展散文的縱深度,以不斷變化的手法來提升散文的表現力。這篇散文在多元視角的探秘和運用上還有提升的空間,我覺得墨痕在散文文本的探索上可以往這方面多下功夫。
  
   三
   墨痕的散文儲存著關乎故鄉的往事,他的情感和記憶也自覺地依附在散文的枝節中,在枝節中橫生出來的還有故鄉的自然風物,小巷生活圖景中人物的喜怒哀樂。
   散文有散文的姿態,寫作者以“匍匐在地”姿態書寫散文,就很容易走進散文的內里,很容易彰顯散文的本然氣質和韻味。以尋常的心情和語言入境,無一點矯飾和雕琢。從一條普通的小巷作為散文的基點,書寫故鄉的變化,故友的生活狀態,從而進行至一種真誠的追尋,這是這篇散文自帶的光芒。小巷中的人與物,散文與生活無隔閡的書寫,輕而易舉地抵達讀者的內心,引發共鳴。
   墨痕寫故鄉,寫村莊,沒有一味的贊美。數年前的那個寒衣節,他返鄉祭祖,他的家就在這條小巷里。然,父母去世多年,家早已不知所蹤,空寂的院落被銹跡斑斑的鐵鎖鎖住,日夜滋長的唯有那一縷難以言盡的愁緒。
   墨痕寫小巷,不為寫而寫,小巷中有人,有自己也有別人。讀墨痕的散文可以明顯地感覺到,他總是善于找尋自己的散文角度,運用自己的語境,在自己營造的情緒氛圍中由物及人,由人及情地以具體的物象進行鏈接。因此,這篇散文在描摹上還是很見功力的,細節勾勒,場景鋪陳,情感上皆細膩而豐滿,從某個細微之處流瀉出來,延展成一種情緒。但這篇散文,稍感不足的在于散文神聚的缺失,在個別升華的地方,容易流俗,比如散文的末尾,最后以一句“送走二明,駐足,茫然四顧,小巷依舊靜謐,幾聲鴿哨從半空劃過,像是從遙遠的佛國送來的陣陣梵音,漸行漸遠,輕悠綿長……”收束全文,看似極有回味感,但這樣的收尾太過常見,且缺乏該有的力度。
   我把描寫“慶”的敘述作為這篇散文的第三部分。“慶”與墨痕同齡,他的家在這條小巷的西頭,一處窄窄的院落,從生到死,他在這里走完了他的一生。他在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中死去。“慶”的去世,是小巷的哀痛。他的妻子最終拋下一雙兒女投向別人的懷抱,小巷以無限的寬仁收留了兩個苦命的孩子。這種痛,以鉆心入骨的方式進入墨痕的體內,以至于在交替更迭的時光里,墨痕回到小巷,散射的光影中尋不見故友的身影,一想起他,這種痛,依然不曾消隱。
   墨痕的筆觸,在回憶與現實中來回穿梭,一會兒他沉浸在對“慶”的懷念中,一會兒又在小巷中與少時的玩伴“二明”重逢,這種時間的跳躍感并沒有打亂散文的脈絡,由于墨痕對散文結構的掌控力,使得散文的畫面在時空的變幻中得以無痕的交錯。
   “二明”的最后出場,隱含著別后重逢的感傷,也是小巷更為滄桑的畫面:二明著一身沾滿黃土的衣褲,一張黧黑的臉,頭發蓬亂,雙鬢如霜雪一樣的白……他站在墨痕的身后,你剛回來么?一句微弱的問候,帶出內心錯綜復雜的情愫。相比爽直的二明,墨痕在發小面前表現出來的小拘謹,似乎應驗了那一句“近鄉情更怯”,因此,他發出這樣的感慨——
   “我”,已不再屬于這里,不再屬于小巷。
   “我”是歸人,一個折斷根的歸客!
   對于這一部分的敘事,感覺筆墨上還是不夠舒展,如“慶去世后,他的妻子出走,娃兒的成長”,又如“二明的生活狀態和情感表達”還可以有更為細致的延展,若能加以敘事,我想這篇散文將更具痛感。而痛感,是評定一篇好散文的一個十分關鍵的元素。
   這一聲“我是歸人,一個折斷根的歸客!”這是本文的作者墨痕,一個已然中年的北方漢子,替塵世中的游子們用力喊出內心的真誠與悵惘。這一聲,忽然入耳,依然深感愴然。
   閱讀墨痕的散文,感覺他的散文更像是一股子清流,從堆積的泥沙中傾瀉而下,將散文品性中最重要的元素——“真”得以完好的呈現。他敘述故事,善于從細微處入手,且注重語言的詩意質感,這也是墨痕散文的一大亮點。世間文章大多成于天真,壞于矯情。散文是最不會說謊的文體。寫了很多年的散文,我一直深信這一點。在墨痕的這篇散文里,我讀到了散文的真,人性的真,生活的真,情感的真,這是需要我們去守護的。
  
   附“思緒飛揚淡墨痕”絕品散文
   【流年·如夢令】小巷湮沒于光影中(征文·散文)
   http://www.qiysew.live/article-815822.html

共 4488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小巷,一幀簡約的心靈底片》能夠把賞析運用散文的精妙呈現出來,是本篇賞析作者紛飛的雪的獨特筆法,充分展露了她別樣的光彩。我并不夸張地說,她的賞析作品具有較強的識別度,讀她的作品賞析即使把她的名字抹去,我也能說得出來作者就是她,一定八九不離十。賞析臉譜化已是賞析作品的桎梏,固有模式最害人。她打破賞析慣有模式,一改那種從行文的文本、內容、主旨、含語言等技巧逐條說去,特別是復述原文的低劣評析,而是始終把自己的真實感悟付諸筆端隨文而起,順水而流,順勢而行,起落精致。首先,賞析作者對原作者的行文書寫要義以“這篇散文是一種敘述意義的日常書寫”起篇,實則是抓住了原作的最著力點。散文當然講詩意的才華,因為散文也是美文,但我認為,散文更離不開敘述的才華。沒有敘述,哪來的散文?誰來敘述,當然是散文的作者“我”了。緊接著,賞析者扣住主體我,把娘喚兒作為自己遞進的解剖,即賞析者說的“個體情感為基點的表達”,賞析者進一步指出:“散文實際上就是寫我”,“讓散文回到生活本身,回到我的狀態中”。其實,這就是核心了。散文就是作者在場,作者所見所聞所想。散文中讀不出“我”,必然是一篇失敗的文字,已經不叫散文了。原作者“我”在《小巷湮沒于光影中》貫穿始終,讓讀者從頭至尾看得見摸得著散文背后的那個人。所以,因“我”,年輕的娘,母雞,狗,鴿子,土屋,院子,棗樹,一桿長長的旱煙袋,孩子,三漢爺爺,三漢奶奶,大川,大川娘,慶,慶的婆娘及兩個苦命的孩子,二明一一背負酸甜苦辣逐一登場,編織了一幅回歸中憶起的景象,有幸福,有青澀,有心酸,有痛苦,有彷徨,有失落,有無奈。換句話說,原作讓讀者始終讀出了一種意味。沒有了“我”,哪來的這一切呢?我想起阿來說的散文就是一種作者自己真實的情感或者基于這種真實的真切體悟。生活不僅有幸福,也有痛苦。賞析者抓住了這一生活的“七寸”,剖析到老屋的倒塌意味著原作者深入骨髓的生活方式被一鍵刪除,兒時的玩伴慶的出現和最后出現的二明,使得原作者的敘述飛了起來,由緩變快,讓痛,鉆心入骨,讓無奈成就了鄉愁。原作者一聲“我是歸人,一個折斷根的歸客”,淋漓盡致地表達了原作者為故鄉小巷的失落獨唱愴然悲歌的內心世界。賞析如此清晰明了,緊扣原作,條分縷析,沒有一絲一毫天馬行空,而且始終突出原作者內心的情感表達,肯定了原作獨特的美學品格和精神氣韻,始終流淌著剖析意味的意味,佳作,傾情推薦閱讀。【編輯:山地731828829】【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06220003】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6-20 22:46:42
  當一篇文有一種新鮮,我認為就是一種突破。這篇賞析就是一種嘗試,挺有意味的。
回復1 樓        文友:紛飛的雪        2019-06-22 19:18:22
  謝謝山哥,編按十分喜歡。
2 樓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6-20 22:54:35
  賞析一篇文,關鍵要緊扣原文,不能無邊無際展開,放是放了,就是收不回來。這篇賞析,收放自如,勢如破竹,直搗文心,把原作最核心部分,挖掘得一覽無余。而且,要用自己的話,自己的體悟,在原作的基點上提升原作,升華,已達給讀者梳理便于閱讀,就是好文了。
   當然,也對原作給出了適當的建議。
   值得品讀的一篇賞析文。
回復2 樓        文友:紛飛的雪        2019-06-22 19:19:49
  賞析確實不好寫。我也是極少涉及,連續寫了兩篇,謝謝你們的好作品帶給我的創作靈感。
3 樓        文友:快樂一輕舟        2019-06-21 08:21:43
  既有對原作的理性剖析,又有自己對生活和寫作的獨特體悟,這樣的賞析文字,有咀嚼頭。
回復3 樓        文友:紛飛的雪        2019-06-22 19:20:21
  謝謝輕舟大哥鼓勵,順祝安好。
4 樓        文友:五十玫瑰        2019-06-21 10:43:14
  這篇評論,從原作的句子到段落,再到語氣,以及作者內心的疼痛,都一一做了深入的賞析。與其說讀賞析,不如說在品味原作的意蘊、內核、及寫作方法。這樣的賞析,才讓人受益。
五十玫瑰
回復4 樓        文友:紛飛的雪        2019-06-22 19:20:47
  謝謝明月哥,祝福安好。
5 樓        文友:一海明月        2019-06-21 13:02:09
  慧眼辨良莠,妙手灑雨露。真正的賞析文,是很難寫的。因為你要賞析一座山,你就必須站得比山高;你要賞析一朵花,你必須知道花的秘密;當然,你要賞析一株草,你更要附身貼近草,傾聽草的低語。讀完墨痕老師的散文《小巷湮沒于光影中》再讀紛飛的雪賞析《小巷,一幀簡約的心靈底片》,我要說的是:這是一篇真正的賞析文。寫得真好!【贊】
回復5 樓        文友:紛飛的雪        2019-06-23 21:00:02
  抱歉。用手機回復時,錯位了。誤把玫瑰姐喊成明月哥。
   在此更正。
6 樓        文友:思緒飛揚淡墨痕        2019-06-21 16:06:22
  反復認真研讀雪社長的這篇賞析文,心中莫名地感動不已,甚而,幾乎數度落淚。人言,“懂”,才是這個世界上最值得珍貴的深情。無疑,雪社長懂我。透過文本,她窺探到了我的內心世界,并通過冷靜而深入的解析,將我為文時的心路歷程、要表達的意旨,以及所運用的手法和語言特點,一一揭示了出來。當然,在賞析中,雪社長對拙文也頗有一些溢美之詞,但這完全源于雪社長對文本的激賞與喜愛。整篇賞析,緊扣文本,并結合雪社長對散文寫作的深刻體悟,寫得既富有高度和深度,又新穎而極具文采,完全達到了理性分析與情感共鳴的和諧統一。相比于其他一些賞析文,雪社的這一篇,一方面避免了賞析者脫離文本自說自話的誤區,另一方面也克服了一些賞析文大量引用原文的弊病。最難能可貴的是,雪社長對文本的賞析,并非一味地褒揚,抑或批評只是點到為止,而是基于有助于寫作者提高自身的寫作水平,客觀中肯地指出了文本的諸多不足之處,讓我深受教益。在我看來,雪社長的這篇賞析文,完全可以稱得上賞析文之典范,值得每一個致力于文學批評的寫作者反復研讀并借鑒。
思緒飛揚淡墨痕
回復6 樓        文友:紛飛的雪        2019-06-23 21:01:48
  謝謝墨痕。
   你的這篇散文我很喜歡。拙評一篇,若有不妥之處,還望見諒。
   文章里指出的幾點,完全是雞蛋里挑骨頭。
7 樓        文友:思緒飛揚淡墨痕        2019-06-22 08:35:44
  山哥的編按也是杠杠滴,為雪社長和山哥點贊。
思緒飛揚淡墨痕
回復7 樓        文友:紛飛的雪        2019-06-23 21:05:48
  山哥的按語很棒。
8 樓        文友:前進        2019-06-22 17:51:09
  祝賀老師的賞析佳作獲精,欣賞學習,問好老師!
農民,以種地和打工為生。愛好文學,休閑時搞點業佘創作,望多加批評指導。
回復8 樓        文友:紛飛的雪        2019-06-23 21:06:29
  謝謝文友,祝福!
9 樓        文友:逝水流年        2019-06-23 13:28:04
  品文品人、傾聽傾訴,流動的日子多一絲牽掛和思念。
   靈魂對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時光變得更豐盈和飽滿。
   善待別人的文字,用心品讀,認真品評,是品格和品位的彰顯!
   我們用真誠和溫暖編織起快樂舒心、優雅美麗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學社團精華典藏!
   感謝賜稿流年,期待再次來稿,順祝創作愉快!
愛,是人世間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尋紅塵中相同的靈魂。
回復9 樓        文友:紛飛的雪        2019-06-23 21:06:44
  感謝流年。
10 樓        文友:西鋂鈴鉑        2019-06-23 22:00:22
  “我”是歸人,一個折斷根的歸客! 難的不是運用寫作技巧將“我”放在散文里,而是如何完成內心的返程。交給讀者去品味的,就是好文。學習了。
江山評論部,聯系江山與文友的橋梁,歡迎您加入。QQ號:263593961.非誠勿擾。
回復10 樓        文友:紛飛的雪        2019-06-25 15:00:02
  謝謝西鋂部長,順祝安好。
共 15 條 2 頁 首頁12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河南快三走势图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