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淡雅曉荷 >> 短篇 >> 影視戲曲 >> 【曉荷】相親(相聲)

編輯推薦 【曉荷】相親(相聲)


作者:煙云墨雨飛 進士,9853.7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759發表時間:2019-06-16 21:18:55

甲: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
   乙:可以啊,問吧。
   甲:請問,你?脫單了么?
   乙:一直單著呢?
   甲:是心單啊?還是身體單啊?
   乙:都單。
   甲:總有一樣不單吧?要么心里有人,要么床上有人。
   乙:都單著呢,心里床上都沒人,就自個兒唱獨角戲——怎么的?聽這意思你要給我介紹對象?
   甲:要是有對象,我還要呢,怎么也輪不到你啊。
   乙:那你這問話是啥意思?
   甲:我學我們后院張大媽說話呢。
   乙:張大媽是做什么的?
   甲:一個愛管閑事的紅娘——總是喜歡給大齡男女青年介紹對象。
   乙:哦,熱心人。
   甲:這個張大媽可不是一般的熱心,而是非常熱心。這不,昨天我剛下班回來,就被她給堵住了,說別人怎么怎么好,非給我介紹,并且跟那個姑娘說了我的情況,對方同意約個時間見面,晚上七點不見不散。
   乙:那你就去嘛,多好,有人給介紹對象。
   甲:說實在的,我也挺高興的。趕緊回宿舍,簡單吃了晚飯,捯飭捯飭自己,弄個酷酷的發型,左照照鏡子,右照照鏡子,這個看啊,惹得我同寢室幾個哥們這個笑話,這個說,這娃模樣還是挺齊整的,就是有點要上房揭瓦的架勢。那個說,春陽,張大媽那人沒譜,看了也是白看,還不如搓一圈麻將呢。還有人說,別弄了,挺好的,快走吧,別讓人家姑娘等急了。
   乙:說啥得都有啊。
   甲:我不搭理他們,因為哥們今天穿的很干練,沒工夫和他們瞎掰瞎聊,無趣。
   乙:嗯,以后時間就陪女朋友了。
   甲:我出了門,直奔明湖公園,在湖水東邊小橋上,果然看見一抹美麗身影。
   乙:是她嗎?可別認錯人。
   甲:沒關系,我們有接頭暗號。
   乙:好么,搞得像特務接頭。
   甲:我走過去,張口說道,竹外桃花三兩枝……姑娘馬上接口,春江水暖鴨先知。
   乙:對上了?
   甲:還有呢——我又說,江碧鳥逾白。姑娘對,山青花欲燃。請問你是丫丫?姑娘微笑回答,我是丫丫,你就是春陽吧?
   乙:這暗號還挺文藝的嘛。
   甲:那是啊,張大媽是老年詩詞協會的理事,這都是她老人家擬定的。
   乙:原來如此——對了,你們兩個談得如何?還好吧?
   甲:唉,怎么說呢?這樣吧,咱倆就給朋友們表演表演,我演我自己,你演我女朋友。
   乙:可以啊,來吧,怎么著我也是中戲畢業的,本科。
   甲:(上下瞧著乙)我怎么看,你都像那個東北什么班畢業的。
   乙:何以見得?
   甲:長得跟他二大爺似得,一張鞋拔子凹(凹,音:wa)兜臉。(凹兜臉,東北方言,很不好看的意思)
   乙:去去,別整事兒!沙棱兒點(快點的意思),表演。
   甲:(對觀眾)這位呀,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好好,表演,表演,從哪兒開始演來著?
   乙:聽張大媽說,你也是詩詞愛好者?
   甲:咦?這是丫丫說的話,你咋說了?
   乙:什么記性啊?你不是讓我扮演丫丫嘛。
   甲:(一拍腦門)哦,對了,我把這茬給忘了。
   乙:該你啦,快回答啊。
   甲:那個,那個我、我也就會背詩詞,會個打油詩啥的?
   乙:我喜歡春天,你就來一首關于春天的打油詩吧。比如,春分……
   甲:春、春分(敲自己的腦殼想),春分(突然眼睛一亮),有了,聽著啊,來了——春分時節雪紛紛,路上行人凍掉魂。借問麻將何處有,路人遙指噼啪村。
   乙:(掩嘴竊笑)倒春寒啊,行人凍的夠嗆。但是,這個噼啪村啥意思啊?
   甲:這個還不知道呀,麻將聲唄。
   乙:你喜歡打麻將?
   甲:偶爾、偶爾玩玩,多數時間就是看書,看詩詞方面的書。
   乙:你看看這滿園春色,我們兩個來對詩玩吧?
   甲:好好,對詩玩,這個有意思,比打麻將強多了。
   乙:我說上句,你接下句。
   甲:行,來吧。
   乙:小樓一夜聽春雨。
   甲:小巷明天買杏花。
   乙:不對,應該是深巷明朝賣杏花。
   甲:對啊,我明天就打算去胡同口那個小巷子,給你買杏花仁的酥餅吃。
   乙:咱說詩詞,不說吃——再來,夜月一簾幽夢。
   甲:(抓耳撓腮)夜月、夜月,后面是什么來著?
   乙:夜月一簾幽夢。
   甲:對,夜月一簾幽夢,春、春陽十里柔情。
   乙:又錯了,是春風十里柔情。
   甲:沒錯啊,春天里的風,春天里的太陽,春風春陽不都是春天嘛。
   乙:真會瞎對付——不來了,不來了,你整個一個四六不懂,忒費勁了。
   甲:我一看丫丫生氣了,趕緊說好話哄她。別、別生氣,不春陽還不行嘛,就春風,春風行了吧?實在不行的話,你就狠勁敲我。
   乙:敲你干嘛?
   甲:拿我當你的出氣筒。(唱)你就是我的開心果啊,我就是你的出氣筒呀,咿呀嗨呀那么啷扯……
   乙:(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還好我沒有吃東西,不然噴滿地。
   甲:博的美人一笑呀,我的心里就樂開了花,樂開了花——我立刻覺得高大上了。
   乙:你也只能是小QQ小蹦蹦級別的,夏利都是老古董了。
   甲:丫丫這時候說我,開掛!鴨子走路還拽三拽呢。何況你乎,不過你還得悠著點,別把一身葷油甩出來。
   乙:放心吧!你呀,咋拽也不在跑道上,咋裝反正也上不了正軌。
   甲:別小看人!我啊,不怕被人家拒絕,拒絕就再提醒幾遍,她煩了就不拒絕了。
   乙:還有這樣操作?
   甲:孤陋寡聞了不是?你不知道的神操作多了去啦。
   乙:有人說,戀愛好比鞋和腳,鞋合不合適,只有腳知道。
   甲:我的鞋合適,不頂腳,腳趾奔放自由。爽!
   乙:吹牛!
   甲:真的,我這鞋要是穿上了,老拉風了。
   乙:(捂嘴偷笑)拉風帶冒煙。
   甲:(瞪了乙一眼)不帶這樣的。
   乙:你們最后怎么樣了?
   甲:丫丫說,你就死了那份心吧,我即便是把自己剁吧剁吧喂了湖中那一對鴛鴦,也不會嫁給你。
   乙:(捧腹大笑)丫丫的話太有勁,笑得我自己捧肚子。
   甲:我說沒事,再打擊我也沒有用,我還原地等著候著,直到等成一棵枯樹的誕生。
   乙:還不死心啊?
   甲:我說,丫丫,你若安好,就是我的晴天。你若不好,就是我的霧霾。你在那里我會瞻前顧后,你不在我無所顧忌,隨性而為。
   乙:意思已經昭然若揭了。
   甲:混得太失敗了,被你一口拒絕。不活了,俺跳湖去……
   乙:別別別……咋還想不開呢?
   甲:丫丫一看我要跳湖,趕緊拉著我說,開玩笑哈,別當真,當真你就輸了。我說,丫丫,你嚇我一腦袋頭發。
   乙:好么!一場虛驚——我說,你還真想跳湖啊?
   甲:哪呀?我是看見湖中心飄來一個塑料袋,想下去撈上來。再說了,我會游泳,差不多每天都干這個,還怕水啊。
   乙:說了半天,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甲:環衛工人。
   乙:環衛工,那可是城市美容師啊,敬佩!
   甲:說的好,說的對,越說心里越有淚。
   乙:又咋了?
   甲:有多少人看不起我們環衛工人啊?瞧瞧,找對象也這么難。那些人咋就不想想呢,倘若沒有我們環衛工,城市還不是臭烘烘的一座埋汰城?說歸說,我的工作我還是喜歡。我對丫丫說,你等我一下,我去把那鬧心的塑料袋給撈上來,然后送你回家。
   乙:(豎起大拇指)真是好青年。
   甲:丫丫點點頭,看著我跳下水,把塑料袋撈上了來。
   乙:天不早了,快送人家姑娘回家吧。
   甲:我剛剛上岸,就聽見丫丫抬頭望著柳樹叫了一聲,趕緊循聲望去,原來一只小花貓兩只爪子攀住一個樹杈,不停的掙扎著,眼看就要落水了。我趕緊噌噌上樹,很小心的把那只小花貓給抱下來。
   乙:看不出來啊,你還很有愛心。
   甲:我放下小花貓,對丫丫說,走吧,我送你回家,八十三路公交車快來了。
   乙:是呀,相親失敗,該散場了。
   甲:我也是這么想的。這時候,丫丫突然沒頭沒腦的說,好想做剛才那只可愛的小花貓。
   乙:什么意思?
   甲:我當時一下子愣了,問她,為什么要做那只小花貓?
   乙:她怎么回答?
   甲:(學著丫丫的模樣,身子嬌羞地一扭)傻樣!不告訴你!自己悟——走了。(一步三扭下)
   乙:(也跟著學了一句)傻樣!自己悟——嗨,等等我。(也學著一步三扭下)

共 2911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作者筆下這則好像信手拈來的相親小段子溫暖到小編了。物質文明飛速發展的今天,人的觀念也被物化。人們在這個快節奏的年代好像已經沒有耐心去走進誰的內心,身外之物簡單明了,所以很容易順著他們的眼睛走進他們的內心。不知是什么原因,越來越多的青年淡看婚姻甚至不需要婚姻。男不婚女不嫁的現象比比皆是,是不是將來連“相親”這種模式都不存在了呢?小編覺得這樣的段子很有意義,它不僅讓我們看到了一場“高逼格”的相親,而且讓我們看到了兩顆金子般的心靈。祝愿世界更美好!好段子,推薦共賞!【編輯:至簡至愛】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至簡至愛        2019-06-16 21:21:27
  很精彩的相聲段子,感謝老師的分享》
共 1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河南快三走势图新闻